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乐昊乐】头号粉丝*END

主:张佳乐X唐昊(含 乐ALL乐 注意!)

【小孙策】绯闻男友 番外篇

世界观交叉:荣耀水军异闻录 X (乐策)动听

 

********

 

唐昊从十四五岁的时候开始特别喜欢买鞋。 

不过他爹妈不在身边,得问二叔拿钱。虽然他二叔张佳乐是大明星,有钱,任性,不过唐昊觉得直接要钱买鞋伤自尊,于是就对张佳乐说:”给我500块钱,要吃饭。”

张佳乐说:“500块钱龙虾都买不起,走,二叔带你吃好的去。”

然后那一次唐昊见到了孙哲平。

很高级的餐厅,孙哲平酷酷地坐在那里,张佳乐说,“给你们介绍下,这我男朋友孙哲平,这我大侄子唐昊。”

孙哲平点点头:“小朋友,坐。”

唐昊目测这家伙和他二叔一样,根本没比他大多少,不过俗话说的好,吃人的饭嘴软,花人的钱手短,于是毕恭毕敬地对孙哲平一鞠躬,喊了声:“二婶好。”

从此往后唐昊再也没见过孙哲平。

 

过了挺长一阵子,春暖花开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唐昊看见张佳乐在家刷网页,上面全是各种【白羊座生日送什么礼物好】。

唐昊瞅了一眼,佯装随意地说:“送运动鞋好,符合白羊座热情奔放的性格。“

张佳乐觉得有道理。

几天后张佳乐半夜三更提着双纽巴伦回来给唐昊。

“闹,拿去。“

唐昊仔细一看还是英产货,心中小鹿乱撞,捂着胸口想和张佳乐说谢谢你。

张佳乐噘着嘴:“老韩说他不穿这种花花绿绿的鞋。“

唐昊问:“哪个老韩?“

张佳乐说:“就是电视里老是演敢死队冲锋队尖刀队队长的那个肌肉男。”

唐昊生气地抱紧了鞋子,不知道该心疼张佳乐还是该心疼自己。

 

再后来,张佳乐的经纪人就换成了林敬言。

林敬言把张佳乐管头管脚,一日三餐管到吃喝拉撒,最后提着箱子住到了张佳乐家里,张佳乐还乐在其中。

唐昊吃着林敬言买的米,林敬言炒的菜,林敬言炖的汤。

但是唐昊不想把房子和张佳乐分一半给林敬言。

一天唐昊乘张佳乐不在和林敬言说:“早晚让你知道我厉害!”

那时候唐昊已经十七八岁快长开了,林敬言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说:“挺好的,唱歌跳舞拍戏你有什么志向不?我帮你呀。”

唐昊白了他一眼,拖着箱子去学校闭关了。

 

这以后唐昊就很少回家住,张佳乐有时一进剧组几个月不回来,唐昊觉得回家也没意思。

直到有天接到王杰希电话,说张佳乐要动手术,你回来签一下字。

唐昊那天满头大汗地跑到医院抢过王杰希手中的纸哗哗哗地签完,抬头就看见王杰希张了张嘴。

他说:“唐昊,你先听我说……”

唐昊抡起拳头把王杰希的小眼揍成了大眼一样大。

什么都没听。

 

唐昊没让王杰希再见到张佳乐。

张佳乐出院后就推了全部邀约,天天在家捂豆芽。期间唐昊学会了煮粥,炖汤,炒饭,下速冻饺子,水准还都挺不错。

张佳乐喝着觉得又开心,又满意,爽爽地摸着唐昊刺刺的头毛说:“啊呀,昊昊你去看看我存折,钱要是够花到你大学毕业找工作的话,我就不干这行啦,每天上刀山下火海吊威亚的日子还挺危险的。”

唐昊转头就去看了,回来对张佳乐说:“够。”

张佳乐眨眨眼:“那够买鞋吗?“

唐昊梗着脖子又不敢生气:“管够。“

 

唐昊不想一直这样花张佳乐的钱,但是爸妈给的生活费张佳乐又不让他乱花,说要存着。于是唐昊去找林敬言,找了个做粉头的差事。专门干组织粉丝热情有序地接机,组建专业的粉丝会员团体,招募电视节目录制的粉丝团,等等等等,有时还卖点张佳乐的独家照片给杂志网站。

这事后来张佳乐还是知道了,他说:“昊昊啊,我一个人的照片可以卖,有别人的就算了哈。”

唐昊边理照片边点头:“我知道,本来就只拍了你。“

 

张佳乐到底还是闲不住,休息了快一年的时候,又开始过起了下午出门,第二天早上回来的日子。那时候唐昊正在忙毕业,隔三差五去学校,来来回回也总没个准。

于是有天半夜唐昊起床去厕所,闭着眼睛尿完,听到张佳乐在开门,扭头望了眼,却是张佳乐抱着另一个男人在玄关里肆无忌惮地接吻,吻得上气不接下气,唐昊听着都特别想把他们拉开。

过了好一会儿,张佳乐终于看见了唐昊。

他一手还勾着那男人的脖子,一边问:“昊昊,还没睡啊。“

那男人闻声也回头看到他,玄关没开灯,唐昊看不太清那张脸,只是扶着洗脸台,“嗯“了声,大步回屋。

那天晚上唐昊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像长了眼睛一样恐怖,再怎么努力闭眼,都好像能看见隔壁张佳乐房间在发生的一切,门板的隔音也特别特别差,乱七八糟的声音仿佛没个尽头一样在唐昊房间里立体声播放,最后唐昊只能起身开窗,吹了半夜的风,早上六点的时候,他决定去耐克排队买那双他并不怎么喜欢的新款限量版球鞋。

然后开门的时候,唐昊看见吴羽策从张佳乐房间里出来,早上的天光带着点儿蓝,把人照得惨白惨白的。

吴羽策看到他,安静地打了个招呼:“打扰了,我先走。“

唐昊随手送客,然后去耐克排了四小时队。

大中午的时候他抱着鞋子回来了,张佳乐还趴在床上,一条腿挂在床沿,要起不起的模样。

唐昊走过去问:“就咱俩了,午饭下碗面条行不?“

张佳乐眯着眼睛,半张脸还在枕头里:“ 咦?小吴走了?“

唐昊翻了记白眼:“早走了。“

然后想了想问:“新男朋友?“

张佳乐摇摇头。

唐昊又问:“一夜情啊?“

张佳乐又摇摇头。

这时唐昊记起来还有个新词:“炮友?“

张佳乐还是摇摇头。

唐昊怒了。

张佳乐随手拽过唐昊领子拉到自己面前说:“唐昊你过来,看着我。”

唐昊瞪眼:“有什么好看,都是眼屎。”

张佳乐拉起被子擦了擦:“这样行么?”

唐昊觉得演员真的是演员,那脸从被子里进去出来就像整过容一样。面前的张佳乐神采奕奕,目带柔情,眼光百转千回,秋波暗涌,看得唐昊难免心下微动,又不懂张佳乐想做什么。

“干嘛啊你……”

“嘘。”张佳乐一指顶着唐昊的嘴,把他禁了声。

唐昊想说说不了,想躲躲不开,被张佳乐拽在面前温柔对待,感受着面对面呼吸时飞快升高的温度,最后终于受不了地挣脱开来,朝着张佳乐大吼:“你发什么神经病!”

张佳乐摊摊手,“一分钟都没到你就受不了,我每天要和他在大庭广众下搂搂抱抱16小时,还得接吻,你以为我受得了?”

唐昊不做声了。

“每天排练结束后我只想抱着他操,把一天憋着的全发泄掉,没别的。 “张佳乐叹了口气,”在戏里我特别爱他,但是我们不能在舞台上做。“

唐昊看着张佳乐这么说着,一直说到眼睛发红,气血一阵上涌,甩门就要去厕所。

张佳乐赶紧跳下床想抢在前面,最后还是敌不过唐昊的腿长,在外面把门敲得嗙嗙响。

“唐昊你死小子给我出来,老子尿急!!”

唐昊在里面底气不足地怒吼,“烦死了,老子比你更急!”

 

经过这么一回后,张佳乐自己也不再接舞台剧,论资历,影视剧也到了可以挑挑拣拣的年纪,于是就有几个朋友开始怂恿他做自己的工作室。

做工作室当然得花钱,有时上半辈子赚的全部投进去,血本无归还倒欠的也不在少数。不过好在唐昊已经毕业了,张佳乐胆子一向挺大,用他自己的话说刨去养老金棺材本,剩下的全在这儿了。

叶修左手酒杯右手烟,问了三遍“你确定?”

张佳乐说当然确定,怕死不叫张佳乐。

 

志向是高的,肚子是饿的,冷餐会是吃不饱的。

张佳乐散发着一股中华夹着万宝路的烟味从宴会厅出来,唐昊玩着手机在车上等他。

张佳乐揉揉眼睛看清确实是唐昊:“哟,你来啦。”

唐昊一边开窗,一边道:“嗯,来请你吃饭。”

张佳乐巴瞪着眼把唐昊的脸别过来对着自己:“这么好?一定有事求我?怎么?又要买鞋?”

唐昊切了一口:“不是,卖鞋。”

张佳乐以为自己听错了。

“和朋友一起开了个店,卖鞋。“唐昊补充道,”新开张,请你吃饭。“

张佳乐说:“你等等,我打个电话。“——”老叶啊,棺材本不要了,一起投了。啊,对对对,我大侄子做老板了,哈哈哈哈,没事,全投了!“——挂了电话张佳乐拍拍唐昊,看着男孩子现如今高高大大的个子,英气勃发的眉眼,心下由衷叹了句:“我大侄子可真是长大啦。”

唐昊别扭地躲了躲:“还好啦,会养你的。”

 

END

 

 

 

评论(19)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