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周♂迅】夜行表参道·END

周泽楷X李迅【无攻受,我就爱这么写而已哈哈哈哈】


*************

李迅觉得自己四年大学中文系真的是白读了,早知道去警校修个刑侦跟踪STK还比现在有用一点。 

他举着看得不明不白的日文报纸,面前摆着个欧式的瓷杯,还剩不到半杯咖啡,李迅扼腕后悔,自己刚才应该点大杯拿铁而不是意式浓缩,现在的情况实在撑不到等周泽楷从对面的商场里出来。

这个帅哥和自己明明是同校同系同级同班,但是人家现在是名模,他李迅现在是苹果周刊的记者……简单地说,就是个狗仔,专拍各种明星花边新闻。

主编那时一脸期许地拍着他的肩说,“啊呀迅哥儿,这个活好呀,适合你的,公费旅游,还能会会老同学,去吧,看看周泽楷上日本约了哪个妹子去!”

于是李迅就这么出现在了表参道。

然后看着周泽楷帮一个漂亮姑娘提着各种纸袋进了商场,李迅一缩,没敢跟进去,点了个咖啡在外头在线等,等啊等啊等了半天,前来搭讪的男女老少都拒绝了五六个,周泽楷还没出来。

李迅不禁想,这商场楼上是有酒店的嘛?啊……呸呸呸,小周那么老实一人,怎么会占人家妹子便宜。可再想想自己干这行也不是一两天了,多少白马王子正人君子出了片场不是能搭肩的绝不拖手,能摸臀的绝不搂腰,光他李迅就拍到过不下十来个,这周泽楷常在台上走,哪有不湿鞋的,保不准也随个大流潜个规则什么的,这家伙念书那会儿就爱来这套,全寝室三个人点麻辣烫他绝不会叫桂林米粉。

李迅啜了口已经冷掉不知道多少时候的咖啡,双眼愣愣地盯着对面豪华的商场的大门,想着咖啡能报销就算了,不然这里头一件衣服也够自己STK好几个月的了。

对了,为什么要用STK……李迅同志咬了咬自己舌头,太有歧义了!虽然来跟周泽楷总比跟别人好看点。

正胡乱琢磨,搁下杯子一抬头,对面一个小伙子正高高兴兴地在和他挥手,拇指和食指间还艰难地挂着几个购物袋。

卧槽ヾ(。`Д´。)暴露了!等李迅反应过来那个挥手的逗比是周泽楷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太好。

如果是个警察,他现在应该已经光荣牺牲了。

可他是个狗仔,最惨应该只是被打一顿。

还好只是被周泽楷发现,这小子厚道,应该不会打脸,这点交情李迅还是觉得很有把握的。

接着,就像他想到的一样,周泽楷果然带着那个刚才和他一起进商场的漂亮姑娘走过来了。

 

李迅至今无法解释当时周泽楷走到他面前心特累地放下手里的购物袋扭头说:“妈,我同学,李迅。”时,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比如“我草草草草,这么年轻是你妈?我又不会乱写泥丫不要骗我!”

再比如“卧槽周泽楷你明不明白我是狗仔!不要把你家里人随随便便介绍给我听啊,说好的大明星呢!“

再再比如“不,等等,我千里迢迢跟踪你到日本,就来看你陪老妈买东西?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李迅不服啊!但是对面姑娘……不,辈分上是阿姨,笑眯眯地搁下包伸手过来要同他握手,李迅顿时脑中飞速运转,寻找合适词汇,最后恭恭敬敬一弯腰,一伸手:“周太太好。”

李迅觉得自己机智极了,不管周泽楷是为了不暴露女朋友骗他说这姑娘是他妈,还是这姑娘【划掉】阿姨真是他妈,反正周泽楷和他爸都姓周,叫周太太实在太合适了!

没想,人家“周太太“含笑点点头:“叫阿姨就好,我和他爸爸离婚很久了。“

李迅一时咋舌,扭头去看周泽楷,周泽楷眨着眼也是点点头,然后问他:“出差?“

李迅咂咂嘴,敢情人家根本不知道他在干嘛吗?害得自己慌了半天,于是索性脸皮一厚,“啊对,出差,阿姨坐坐坐,喝什么算我的啊~服务员点单!“

 

之后的下午茶时间里,李迅十分肯定且确定,这美女就是周泽楷他妈,而不是女朋友。因为她和所有亲妈一样,谈起自己儿子就笑得一脸灿烂,可以从周泽楷穿开裆裤掉小手绢的年代说到他大学开学不会套被套,偷偷在厕所打电话求助他妈。

李迅听到这里一拍大腿道:阿姨您不知道,最后还是我帮他套上的!

周妈妈掩嘴笑了半天,笑得周泽楷耳尖通红,才拉着儿子关照:“好了好了,不要不好意思了,妈妈不说了。对了,今天佐藤会很晚回来,和同学一起陪妈妈吃晚饭吧。“

等等!佐藤是谁?出于一个狗仔的自我修养,李迅赶紧竖起了耳朵。

悄眼望去,周泽楷果然稍显为难,顾左右而看天色,吞吞吐吐半晌,最后在周妈妈的劝说下,还是点了头,只听到他道:“那……还有东西要买,等下去。”

周妈妈自然高兴地提起包包说那自己先走了,你们买完东西赶紧过来,周泽楷点点头,李迅也有样学样一起点,点到周妈妈走远了,周泽楷却是一把拽住李迅的手臂。

“唉?怎么啦这是?”李迅还没回过神呢,就见周泽楷一副欲言又止,比方才更难开口的模样盯着他的眼睛,另一手却是指着他怀里的相机。

“能……擦掉吗?”

李迅一震,习惯性地护了一下手里的无敌兔,那里面可是有这次他跟着周泽楷到日本一路上的全部偷拍,从机场到刚才挽着他妈妈进商场的所有记录。

但毕竟是偷拍,李迅知道自己不占理,张了张嘴,愣是没说出来一个字。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还是李迅先受不住这尴尬的气氛道:“你……原来你知道的啊。”

周泽楷唔了下,只是轻声道:“她刚再婚,不想打扰。”

说实话,这事儿搁别的明星身上,李迅现在的下场就是被打一顿夺走相机不会有第二种。但当事人是周泽楷,即是他老同学,又是个性格内向的好心肠,如果李迅真不把照片交出来,顶多也就少个老同学,周泽楷既不会打他又不会报复,到时候报道一登惹出些什么事,他还是只会自己扛,想到这里,李迅还当真有些不忍。

见李迅犹犹豫豫着,但似乎有所松动的意思,周泽楷赶紧两手一起上去抓着他的小臂,有些恳切,“去商场,给你再拍一次。”

“哈?”李迅有些傻眼。

“只要,不登妈妈的事。”

这个被无数少女视为男神的家伙就这么顶着一副英俊的眉眼求他,搁谁谁也不忍拒绝嘛,李迅自然也不例外。

李迅认命地拿出照相机,叹了口气开始删,大学四年被周泽楷也这么眨巴着眼求过好多回了,心硬如他上铺的吴羽策都没能抗住,自己也就不勉强了。

周泽楷就那么下巴搁在他小臂上好奇地看着,看到拍得好看得还要先让李迅先传他一份再删,两人一番传来传去弄完,天色已然暗了下来,街灯霓虹合时宜地一路亮起,两个小青年一前一后地走进这番光鲜之中,这幅夜色闪烁中的偷拍,此时此刻到是更像是表参道上演的一出时装大片。

 

***

“废物!给你拨那么钱跟去日本就给我看这个?”

李迅狼狈地拾着满地被掀飞的照片,多少也有些委屈,却又不敢说实话,只能嘟嘟哝哝着“人家确实就是去逛街,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主编显然不信,但也料不到李迅是因为周泽楷的恳求才删除的照片,只当是手下干活不利索,没有盯紧对象,错过了拍摄时机。于是气呼呼地下了通牒,一周内挖不到周泽楷的新料就给我滚吧!

李迅捧着一堆漂亮的相片回到自己座位上,随便抽一张,那里头的周泽楷都帅得五体投地,绝不是一般粉丝随便跟踪能拍出来的,卖给别的正规杂志怎么都得放个全版做个拉页才能展现出其中的意境,李迅一边看一边心疼着自己,又是摇头又是叹气,扼腕完手里这些自己甚是满意的作品,到底还是要想想接下来怎么办的。

不然他下周就得滚蛋。

李迅无语问苍天地看着天花板的节能灯管,白花花明晃晃的,比当年宿舍里的小灯泡亮堂多了,可这日子却是过得一天比一天不如意,也难怪这年头青春怀旧的东西都特别好卖,人一旦不满意现状的时候,就会去想念过去有过的愉快光景,当年一屋四人住得拥挤,方锐的球鞋还特别臭,但是周泽楷带回来的那些女孩子送的甜食又是那么欲罢不能。还有常常夜不归宿的吴羽策,不知道为什么,一有集体行动他就回来了,从不错过任何可以欺负他的时候。

这么想着,李迅随手点开群,发了句:好久没见了,周末约吗?发完倒是有点后悔,想想人家方锐如今混进了国企吃着皇粮,吴羽策一毕业就跟着上家教那家的男主人跑了,还顺带附送了个五岁的娃,再有就是周泽楷,大明星一个,岂是你想约就约的?

正愣神呢,对话框三个”月“”约“”约“就已经跳出来了,定睛一看那逗比方锐还手癌了。

吴羽策发了一个鄙视的表情:50块。

方锐赶紧来了个委屈脸:我这么激动的心情你们理解一下!

周泽楷还煽风点火:该罚。

吴羽策又来一唱一和:对,中文系的还错字,你好意思。

于是方锐心一横道:那我请客!

几人一番QQ自带鼓掌表情后,吴羽策又道:李迅你定个包厢吧,小周现在出门得尽量保护好隐私。

周泽楷倒是心疼方锐兜里的人民币,说:贵。

方锐一拍胸脯:咱给你保镖请不起,包厢钱还是有的!

几人一番嬉笑,终于是敲定了时间地点,电脑这头的李迅看着对话框,一时脑热的胡话,最后还真促成一场同学聚会,这么想想还有点小感动,于是哼着小曲儿整理起桌子准备下班,可一扭头,又看到了自己的相机。

 

***

避开了周末高峰时间,聚会的地点也显得清静许多,照例鸡鸭鱼肉啤酒白酒摆满一桌,周泽楷职业关系不能多吃,其他人可没那忌讳,不一会儿空酒瓶就堆得满地叮当响,吴羽策已经趴倒在了桌边,方锐还大喊一声:“再来一箱。”李迅就看见一个服务员小哥手脚麻利地又扛了一箱进来,啪啪啪啪直接给开了六瓶。

李迅打了个饱嗝,扶着椅背晃脑袋:“等兄弟先去尿一发再来。”

方锐挥手,也是晕晕乎乎地大着舌头:“好!等……你……”还没说完呢,就噗通一声倒了下去,边上周泽楷赶紧两手一接,还好没让他直接滚桌底下。

李迅愣了愣神,摸摸藏夹克里的相机,还是推门出去了。

 

一周后,李迅当然没被杂志社赶走,主编高高兴兴发了他笔奖金,周泽楷夜会小帅哥性向成迷的八卦就火速见报了。

李迅那天正想着早些下班开溜,还能去超市抢个限时特价的熟食,一出电梯,迎面吴羽策就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站他面前。

李迅不用琢磨都知道怎么回事,张了张嘴,只能佯装问了个好。

吴羽策两手插兜里示意他跟自己走,李迅一路忐忑地跟他进了间咖啡店,然后那张为他获得不少外快的报纸就被丢到了面前。

“你要不要解释下?不过反正我也不会听。”

李迅捂着脸,低头,也不敢有什么气焰:“你不听还让我解释什么。”

“我只是觉得你应该和他们道歉,尤其是周泽楷。”吴羽策拿着报纸,又看了一遍上面那模模糊糊从门缝里拍到的照片。自己趴在桌上反正也没露脸,方锐的一个侧面则被打上了马赛克,只有周泽楷,漂亮清晰的一副眉眼,似乎还正瞧着镜头的样子。

李迅叹了口气:“我会去道歉的。我知道不对,但……但这是我工作……”

”啪“……报纸被甩到身上,李迅也是一愣,对面吴羽策这回看来真不是逗他玩了。

”我知道你又要说我没出息,“李迅扒下一脸报纸,烦躁道,”但是大哥麻烦你想想,每年光我们学校就要毕业多少新闻,中文,传播专业的学生?哪里要这么多记者啊?你们一个两个有背景的靠背景,有靠山的找靠山,有脸面的也不知道倔强一下就直接靠脸面吃饭了,我这种他妈什么都没有还勉勉强强毕业的,能有个工作就满足了,节操能吃吗!能吗!!!现在和我谈出息?当初一起给人写软文做枪手卖字的时候怎么不说了!文人的气节?他妈真以为自己是鲁迅啊!“

吴羽策也像是被戳了软肋,一时间口气似乎也没那么硬了。

”但你伤害的是自己朋友,他那么信任你。“

李迅红着眼睛,他何尝不知道,自己那天借口上厕所后就故意留了个门缝,然后躲到一个室内大盆景后面,拉开镜头就开始对着包厢里拍,周泽楷那时是明明白白看见他的,四目相对的那种看见,然后他一声不吭地移开了目光,给方锐喂了些清水抱着他坐好,又撕了湿巾给早就喝高了的吴羽策擦了擦额头,一番自顾自做完,看见李迅回来后也什么都没问,只道:”怎么送回去?”李迅也只能帮着一起想办法。这事后来周泽楷就再没提过,直到今天一早报纸发行,关于周泽楷性向的八卦小道从一个个小报亭里飞到了大街小巷。

 

这天和吴羽策到底还是闹了个不欢而散。

李迅一个人没精打采地回到租住的房子,从一堆没洗的锅碗瓢盆里捞了一个出来唰两下,又拆了袋泡面泡了下去。合上碗盖等了会儿,还是闲不住地摸了手机出来,QQ聊天记录不多,有个七八条,但却是大学宿舍小群的。这个群组今天会有动静其实也是意料之中,但是刚刚被吴羽策劈头盖脸骂了顿,这群里会聊些什么他真的不敢妄加猜测了。

点开,便是方锐发出了一排消息,诸如【我也上了次报纸】【为什么要马赛克】【哈哈哈好像有粉丝认出我了】之类。

还有吴羽策的吐槽:你有什么粉丝。

方锐说:我们“地铁之窗”微博150多万粉呢!有人认出我了!

李迅难以置信地揉揉眼睛,敢情这货看见自个儿上报纸还挺high,再往下拉了拉,又是方锐在说话:不行,我明天看来也得发个声明,改明儿粉丝们以为我喜欢男人怎么办。

吴羽策说:怎么?喜欢男人还歧视你了?

方锐发了闷骚的小表情道:那不至于,就怕改天下基层的时候被男粉丝围追堵截,我可是会很困扰的。

这条之后便是周泽楷发出来的两个字:呵呵。

李迅眼前一黑,有点不敢往下看,正纠结呢,消息又跳出一条来。

方锐:我倒是好说,周泽楷你打算怎办?公司那边要是说你,要不要我给他们解释一下啊?

周泽楷倒是淡定,一个系统自带微笑后,还@了李迅一下:明天发布会,公司二楼。

李迅赶紧跳出来说知道知道,一定来一定来。

转念想想,这照片谁爆的周泽楷不会不知道,把个罪魁祸首叫去一个澄清性质的新闻发布会?这周泽楷到底怎么想的啊?不过无论如何,自己明天可以光明正大地去赚车马费了?这倒是个不错的开端嘛。

 

次日一早,李迅带着相机录音笔早早赶到周泽楷公司的楼下,已经有不少记者都在陆陆续续进场,他们或给保安亮了下记者证,或递名片,然后去到楼梯口签到,领上好几百块车马费和饮用水,互相议论着上楼,向着发布会厅走去。

李迅干着所谓的“记者”行当已经快一年了,从没参加过这种新闻发布会,不为什么,只是因为他所在的杂志在娱乐圈内通常都是不会被邀请的,这只是好听的说法,再讲直白点,就是苹果周刊是个人人喊打,任何明星听到都会咬牙切齿的一份八卦周刊。请苹果周刊来那就是引狼入室,没人会干这种事。

但李迅偏偏收到周泽楷的邀请。

也不知道周泽楷怎么想的,总之李迅站在大楼外的时候,一时半会的还多少有点犹豫,或者讲是紧张,毕竟这个澄清性质的新闻会全是因他的图片爆料而起,自己就是个罪魁或者,现在要他一本正经进去听澄清,怎么都是个又心虚,又讽刺的事。正踌躇着,门口的保安见他来回转悠却不进门,当即跑了过来。

“干嘛的?”

“发……发布会。”李迅赶紧解释。

“哦,哪家的?”

李迅哪敢说真话,随口挑了个常见的媒体:“星娱乐的。”

保安正半信半疑地瞅着他,只听身后一阵聒噪:“让一让,让一让,不好意思来晚了啊,星娱乐黄少天,大叔我们上回见过的你还记得不,今天领导和小弟都没来,就我一个,行个方便啊哈哈哈哈~”

李迅一天脸色都变了,知道露陷,拔腿就要开溜,被那经验丰富的保安一只手就逮了回来,一边放了黄少天进门,一边抢过李迅的相机就检查起来,两三下一按,前些天拍的爆料照片全被翻了出来,保安大叔的脸立马就黑了。

“妈的,原来是苹果周刊,就你这小子乱写我们小周的?”

保安举着相机就要砸,李迅赶紧去拦:“不不不,大叔你听我说,是周泽楷喊我来了,我不骗你的,你可以打电话问他!你没他电话我有,我给你!照相机是公司的求你别砸,我半年的工资都还不起,大家都是混口饭吃的,大叔我求你了!“

那保安那里吃他这一套,每天都有各种奇怪的人过来说是周泽楷朋友,要见他,他如果真一个个电话往周泽楷手里打那人家还要不要工作了?不过将心比心,大家出来工作也确实混口饭吃的,可这小子乱写自家大明星又着实可恨,索性顺腿对着李迅就是一踹,小青年一下就被他踢到了地上,耳旁到脸颊顿时就是一条长长的红印字,李迅嘶了一声,还是捂着脸艰难地爬起来:”大叔,打都打过了,相机还我吧。“

保安从鼻子里哼了声,将相机丢还给他,然后就指挥一众身强力壮的保安小分队把李迅架了起来,丢到一条马路外去了。

 

李迅当然没再自讨没趣地回去参加什么发布会,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怀疑过周泽楷叫他来是为了借保安的手打他一顿,只是冷静下来后想想怎么可能呢?真不愿意他乱爆料的话,周泽楷早就自己和他说了,就像在日本的时候,看着他一张张地删除和母亲逛街的照片。这人从来就是那么的直白又善良,对比自己这份略显猥琐又缺乏道德的职业,怎么看都是天堂和地狱。

李迅去医院擦了点外伤药,回家照着镜子看到自己抹着三道红药水几乎破相的脸,越加觉得周泽楷心地宽厚又人格高尚,赶紧地给人发了个道歉短信,并且说明了一下今天没有能来发布会是因为自己平时爆料太多上了保安黑名单,真不是放你鸽子云云。

等了半天周泽楷没有回复,李迅对着手机念了半天,却是更不安了起来,把前面一条通读数遍,觉得是不是自己道歉不够诚恳?

于是索性又发一条,这个不该那个不该,写到后来就差男神跪求原谅了,只可惜周泽楷还是没有回复。

这天夜里李迅干等了大半夜,手机插着充电,就为等周泽楷一个回复,李迅已经想好了,哪怕等来的是”绝交“那也是一个回复,至少周泽楷有看见自己的道歉了。可惜,直到又一天阳光普照大地时,周泽楷都没回复个什么,标点都没有。

 

李迅不敢再去问吴羽策,只能悄悄地找到方锐,打听周泽楷的消息。

方锐挤着眼睛问他:“你找周泽楷干嘛?“

李迅支支吾吾半天:”反正这次不是公事啦。“

方锐听得乐了,就拿手肘戳他:“我觉得周泽楷也没怎么怪你,不过他在哪儿我真不知道,最近一次听他说话是在讲什么雕牌旗舰店啥的,吴羽策还冒出来,好像要找他代购肥皂的样子。哎~有家的男人就是麻烦多。”

李迅用尽全力思考了一下:“Dior旗舰店吧?周泽楷的赞助商。”

”好像是……我可搞不清楚,我大国企要响应号召远离他们这些奢靡的家伙。“方锐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着,那边李迅已经火速翻起了手机搜索,凭着一个狗仔发现八卦的眼睛,转眼就找出了那些细微末节中的信息。

这一趟,又是表参道。

李迅再一次站在表参道的时候,那心情可不再如昨,面前是顶尖大牌装修一新的旗舰店,夜色降临,灯光亮起,玻璃幕墙中透出温和的暖光,宛如一块无暇的美玉,又似吹弹可破的纸灯,任何一个摄影师都不会错过拍摄这仿佛浑然天成的建筑美学,李迅禁不住也摸了摸自己的背包,可这会儿,他真的没带照相机。

也许一开始只是处于想表态的立场,让周泽楷能看见自己真的没带相机,是来好好道歉的。而真的到了这里,到了即将见到周泽楷的时候,心中却是一股莫名的轻松。

细细想来,毕业后再见到周泽楷的时候,他没有一次不带着从公司领用的相机,对着周泽楷或近或远地抓拍,拍完就逃。时间久了,连周泽楷主动上前亲近自己时,他都会揣着那惶惶不安的心情,甚至还无端生出好多次会被周泽楷胖揍的念头,这搁在学校里时是想都不可能想的。

旗舰店的揭幕仪式非常简洁,李迅照旧趴在稍远处,这回只是看,看着周泽楷走过不足十米的红毯,向前排记者们挥了挥手,便进入店门。

参加这场盛宴的嘉宾很多,不一会儿就能看到二楼三楼尽是影影绰绰的人形,或曼妙或挺括,李迅没有邀请函,照旧只能在夜风中,瑟瑟地发着抖,仰着脑袋,猜测着走过去的哪个人影才是周泽楷,却听到不远处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你来啦。”

李迅愣了半天,四下一通好找,周泽楷竟是已经到了他面前,扯起了衣袖。

“啊……那个,那个…………小周你…………”

“完成了,我们走。”周泽楷笑眯眯地说着。

李迅一时半会儿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就听周泽楷道:“之前就看见你了。”

“唔……我是来给你道歉的。“李迅赶紧先说正题,”偷拍是我不对,你们都这么信任我,我还利用你们炒新闻爆八卦,都是我的错。“

周泽楷亮亮的眼睛看着他,安静地听他说完才道:”没事的,也没写错啦。“

”哈?“

”去吃饭。”周泽楷像是完全没放心上,摸了摸肚皮,一手就拉起李迅要走。吓得李迅赶紧甩开他,急道:“你你你,别闹啊,刚澄清完,万一又给别人拍去怎么办,雇了狗仔的可不只有我们一个杂志社。”

周泽楷照旧眨眨眼,把李迅的手牵回来,甚是无辜:“行得正,不怕见人。”

”……“李迅一时无语哽咽,也不知道怎么和他说明狗仔八卦圈的黑暗不是你这种小天真能想的,转念握在周泽楷手里的右手却是被紧了紧,对啊,行得正,怕什么呢,只有歪圈才有邪风不是吗?

”那你是……接受我道歉了?“李迅还是试探地问了句。

周泽楷边走边点头:”短信下飞机才看,太晚,你可能睡了。“

李迅捂着心口一抽,忍不住漏出了学生时代那吐槽役的性子:”靠!老子等你一夜呢!“

”啊……“周泽楷正走着,听到这里也是一停,愣了半晌才悠悠开口:“等了一发布会……”

李迅一听发布会,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自己脸上还没褪下去的伤口,就想投诉经纪公司的保安暴力执法,只听周泽楷也是颇委屈地抢在他前面,解释道:”想承认的,男朋友没来。“

”阿勒??“李迅好像被闷头敲了一棒子。

等等等等,周泽楷你说什么呢!

周泽楷倒是爽快又直率,直接拿出手机凑到李迅身边就来了张自拍,拍完还觉得不好,拉着李迅到路灯下,又来了张,看看还是觉得哪里不对,要了李迅的手机再继续拍,李迅被他弄得莫名其妙,一开始还一脸惊恐,到后来索性和周泽楷一起比划起了树杈和爱心。

一通自拍完,周泽楷顺手就点开了李迅的微博:“用一下^^"

李迅糊里糊涂地应了声,等再拿回手机,自己的微博上赫然一条闪瞎狗眼的秀恩爱:

鬼灯萤火:@苹果周刊 不干了!男朋友,任性!【李迅与周泽楷比爱心.jpg】

 地铁之窗V 喜欢了你的微博

人物周刊V 喜欢了你的微博

鬼刻 评论:记得看邮箱,offer发了。

逢山鬼泣 评论:我们的时尚版以后就靠你啦,但愿你和阿策说得一样靠谱哈哈。

地铁之窗V:恭喜恭喜!话说周泽楷你给吴羽策代购肥皂的时候是不是自己也买了块?

海无量:妈的……错号了!


END


*唐方番外敬请期待~

 

 

评论(16)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