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王妃(4)【盗墓/全职 双原著交叉】

 解语花VS  张佳乐X吴羽策

(也算是新年第一更,大家恭喜发财点赞拿来啊~\(≧▽≦)/~)


4)

三人重新坐下,但刚刚打跑一个小喽啰,吴羽策绝不会这么快就忘,再不爱管闲事的人,当周边环境危及到自己和朋友,总不会放任自流。

“你到底是什么人?“吴羽策终究还是问了解语花。

“什么?你们不认识?“张佳乐一口肉夹馍还没咽下去,一下就被惊到了,他认识的吴羽策可不是吃个早饭还能新勾搭上帅哥的人,不过如果帅哥主动勾搭——比如自己这种,可以另当别论。

解语花听闻也是笑了出来,掏出两张名片给对面一人一张递了过去。

 “国家一级演员,小百花艺术团艺术总监,解语花?“张佳乐瞅了眼名片,又抬头对着解语花上上下下大量半天,这人生的好看不假,但是这名字也花哨得太奔放了点吧?

解语花像看出他在看什么似得,还仰了仰脖子,让他能看得清自己还是有喉结的,张佳乐看满意了,才摸着下巴问他:“这名字倒是蛮亲切的,但我怎么没在电视上看过你呢?“

“我是曲艺界的,不演电视,所以如果不上春晚,你一般看不到我。“解语花还一本正经的给他解释了。

边上吴羽策听不下去了,这都什么和什么来着,好好一个唱戏的会又被人跟踪,又威胁把人做肉夹馍吗!

见他一脸的不信都快写在脑门上了,解语花清清嗓子索性唱了起来:“别院中起笙歌因风送听,递一阵笑语声……“

“行行行,别唱了。“吴羽策赶紧打断他,”有事说事,之前你讲到那个前辈什么的,后来呢?”

解语花这才笑眯眯地,把手中的步摇在两人面前放下,开口道:“教我唱戏的老师傅叫二月红,他的身家背景我在这里不便多说,但是这把无露花步摇是20年前的冬至——也就是小吴你出身那天,他的门人在一个西夏古墓里获得的,在之后的一年中,进过那个古墓的人死的死,残的残,还有半死不活直到今天都神志不清的。”

“我靠,这么邪门?”张佳乐听故事一样,时不时还要评价一下。

“当时二爷也是这么认为的,第二年他带着步摇又回到古墓,本想着还回去应该就可以了,但是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他又带着步摇回来了,这之后直到过世,他都再没有下过任何斗。”解语花说到这里还颇为感概了番,又继续道,“其实二爷留给我很多东西,但只有这件是他弥留之际塞在我手里的,那时候他已经说不了什么话,我听过的关于这把步摇的故事也不多,实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查到现在十来年,你们是我唯一的线索。”

“所以其实你们是盗墓的?”吴羽策那个思路可是相当清楚,一句总结出来,把一边张佳乐吓得差点咬了舌头。

解语花不置可否,但还是摇摇头:“我没法和你解释,但我确实不是盗墓贼。“

张佳乐听他说得还算实诚,当下还安慰起来,拍着解语花的肩道:“唉,我们也很想帮你的,不过你只是讲了个故事而已,我们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帮到你。再说了,其实现在你也没什么头绪吧?只不过是抓着我们唯一一根稻草,想找个突破口是吧?“

“不愧是大神。“解语花还是那么笑着,起身虚拍了把尘灰道,“那今天就打扰到此了,名片留着,想喝茶听戏聊天的时候找我就行,当然,最好不要报警。”

“我知道了。”吴羽策说着点出手机上的未接来电晃了晃,“反正你怎么都能找到我,只要不是违法乱纪的事,能帮的尽管说。”

解语花莞尔一乐:“那我先预定你退役做我保镖好不好,身手不错啊。”

“这个将来再说。”

“什么!策策你还会打架!”张佳乐今天三观刷新太快,口不择言的居然把被窝里那些恶寒的称呼都喊了出来。

吴羽策脸一黑,一扶额:“小时候身体不好,家里叫练的……”

 

两个月后,张佳乐彻底体会到了“身体不好”这短短四个字是又多可怕。

六赛季下,张佳乐乘自己过生日把人追到手后,这都七赛季上半赛季快结束了,才挨到吴羽策过生日。大冬天的,从昆明飞一次西安也不容易,张佳乐就琢磨着早一天落地,也好避开虚空给吴羽策办的生日餐会。于是21日下午的时候,张佳乐就提着香槟蛋糕把吴羽策堵家里了。

在奶油和酒精的助兴下,例行床单滚完,这天都已经暗了,可不是再睡一觉的节奏。张佳乐捉着自家男朋友手腕,不让下床,撒娇喊着好饿好饿,翻身又把人压在了下头亲吻起来。吴羽策被他亲得又酥又痒,笑着躲来躲去,转头就要往枕头下面钻去,一扭身,又是被张佳乐逮住,摁着他肩头就轻啄着一路吻下去,沿着暗红色的层叠出花瓣形状的胎记,舌尖细细舔弄着那肌肤上光滑的触感。

“我怎么觉得这花儿颜色又深了。”张佳乐这边好不容易嘴上放过他,手下却还留恋着这片芳华。

吴羽策正把脸闷在枕头里,像是也没怎么在意:“是嘛。这玩意儿小时候也没这么大,我长它还跟着我长了。”

“是啊,你热它还跟着你热。”张佳乐调笑道,“看看,都和你一样烫了。”说话间,摩挲在吴羽策小腹的指尖又滋生着欲望,探进了情爱的丛林之中。

也不知道到底是大战了几个回合后才沉沉睡去,等张佳乐口干舌燥地醒来想下床喝杯水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三点多,屋里床头灯还亮着,安静得悄无声息,连个呼吸都没有,张佳乐喝了口水静静听了会儿,忽觉得哪里不对。

一个人睡得再沉,也至少有些微轻轻的呼吸声,然而现在,除了自己,他根本停不见身边吴羽策的声音。

张佳乐紧张地爬到吴羽策身旁,仔细去听,没有,伸手去探,没有,一时间张佳乐突然慌了,赶紧大力地去推他,睡着的人像是死了一样,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只是任由他摇晃,把发丝摇得凌乱不堪地遮了眼睛,张佳乐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切,但是吴羽策温暖的身体和清晰的心跳,又好像在嘲笑他的小题大做。

张佳乐深吸了口气,终究是拿起电话叫了急救,对方问他怎么了,张佳乐颤抖着说:“我朋友,他睡到半夜,有心跳,但是没呼吸了。“


TBC


评论(9)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