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王妃(7)【盗墓/全职 双原作交叉】

 解语花VS  张佳乐X吴羽策

(不好意思懒了两天……我实在忍不住,还是放轩哥上场了!)

7)

张佳乐平时觉得王杰希还挺绅士的,但凡有妹子在场,他绝不会让女人自己动手开门拉椅子等等,可眼下,眼见着解语花推门把王杰希让进了化妆室,张佳乐当然是明白这老王绝不是来撞个运气认个熟人的,就是揪准了这个cos鬼刻的姑娘就是解语花那大男人一个,才找上门来的。

张佳乐当然也觉得好奇,他们两咋的认识,不过更多的却是盘算着王杰希早不来晚不来现在来,这显然也不是巧合。

解语花见他一脸看八卦的表情,恨不得一起钻进来听听,也是笑,“在北京,干我们这行的,不认识他家那才叫奇怪。”

张佳乐也只能噢一声,神神叨叨碰上神神叨叨,一般人真心没法懂。

 

回到场内粉丝游戏也玩得差不多了,没多久第一天的赛程就此结束,张佳乐直接给百花就地解散让大家自由玩耍去,自己蹭着虚空大巴回到联盟指定酒店,直接粘着自家男朋友回了房间。

风风火火的一轮该干嘛干嘛后,才得空给吴羽策解释了一遍解语花打算通过全明星把无露花步摇在他手上的消息放出去,毕竟当年跟着二月红下斗的有近十个人,就算死的死,残的残,十来年来一丝消息线索都被抹得干干净净绝不可能,对方八成也在等待这样一个机会。

“所以,当没人知道鬼刻是他扮的话,第一个被盯上的是我?”吴羽策问。

张佳乐搂着他腰身的手当下也是紧了紧,“没错……但是阿策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把你推出去的……”

“没事,我没怪你。”吴羽策爽快地打断了张佳乐的道歉,起身轻啄了下对方的双唇道,“是我我也这么选,毕竟现在有你,不能让你提心吊胆一辈子。”

这话说得张佳乐有点触动,搂着人又是一通亲吻拥抱,打闹了半夜终于是精疲力尽,吴羽策合上眼睛就快睡过去,张佳乐在一边看着他睫毛微微发颤,想起冬至夜的惊魂,还是有点不敢回忆,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来一次,谁又知道哪次睡过去,就真的再也醒不过来?想着想着,张佳乐到底还是心慌,眼看着吴羽策快睡着赶紧把人给推醒了过来。

“怎么……了?”吴羽策还莫名着。

张佳乐又不想承认是怕他那么睡过去,这会看起来又怂又想太多,只能抹抹眼睛问,“你说,那牛鬼蛇神的事,到底是不是真有?”

吴羽策听着就发笑起来,一下就看准了他在想什么。其实这问题吴羽策自己也说不上,但是奇怪的事就是那么一直一直地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想了想,对张佳乐说,“你小时候爱不爱看书?”

“不爱。”张佳乐爽快承认。

“那认识一百种花真的是自带技能?”

“………………好像,真的是。”说起这个话题,张佳乐还当真仔细回忆了番,他就是个昆明市区某医院出生的普通小毛头,家里阳台只种过葱,小学也没给同桌妹子送过花,中学开始打游戏,角色百花缭乱,他没空看百家讲坛也对探索频道没兴趣,凭什么就是什么花都认识?张佳乐自己也不知道。

话到这里,吴羽策也只能揉揉他软蓬蓬的头毛:“算了别想了,总有些不能解释的天授,心怀敬畏,宁信其有吧。”

一夜相拥睡得还算安稳,第二天一早被门铃打醒,张佳乐糊里糊涂以为在自己房间,还光着脚丫子下床开门去了。

门一拉,外面举着报纸的李轩也被吓了一跳:“啊!你怎么在这里!“

这一喊张佳乐顿时醒了,瞪眼就看见李轩在门外一脸惊恐,赶紧一把把人拖了进来,嗙地甩上门反锁。

听到动静的吴羽策在床上动了动,一条白腿就顺着被子一起滑溜了出来,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个什么状况,李轩当然也不想被谈人生,所以当张佳乐在那边干咳了两声说“就你想的那样“时,赶紧避重就轻道:”哦哦哦,我还以为……以为阿策和昨天那个鬼刻妹子真有什么,误会误会,你看我还想拿报纸来给他看呢。“

“什么报纸?“张佳乐好奇拿过来。

“这不人性险恶就属权钱色嘛,那妹子美背一露,功夫又了得,听说昨天场内还没结束网络上就传开了,现在岂止是电竞周刊,这都快上人民日报了。“李轩拿着手中一沓报纸塞道张佳乐手里,有饭拍图,有联盟通稿图,还有些拍得特别漂亮的署名特约摄影记者的图,把解语花拍得各种玲珑美丽,文字记者用尽了步摇与花枝齐颤,太刀与明眸共斩等狗血形容,就差写出求踩跪撸了。

张佳乐摇头晃脑地感叹世风日下,这个看脸的世界,连真假都不分。

李轩说:“什么真假不分?“

那边还在赖床却已经听见他们聊天的吴羽策还捂在被子里,闷闷地回了句:“那个鬼刻是男人啊。“

“什么!真人妖?“李轩一激动,不小心说出了一直以来忌口已久的词。

吴羽策似乎也没打算拿他怎么样,还挺耐心地裹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道,“不是人妖,就是男人,反串听过么?梅兰芳那种伊伊伊啊啊啊~“

鉴于李轩的三观受到了一些冲击——天知道他昨天晚上还因为这妹子可能是自家副队女朋友而励志绝不撸的,今早就告诉他自己副队交的是男朋友,并且那个“妹子”是男人——张佳乐给他倒了杯水安慰,“李队你先坐下听我说……啊,你要先听”鬼刻“的事,还是我和阿策的事?”

李轩纠结了一下:“都很重要好嘛!“

“哦。“张佳乐点头,”那我一个个和你说啊。“

接下来就在吴羽策起床梳洗的时间里,张佳乐眉飞色舞地给李轩坦白从宽,然后又严肃认真地提醒李轩改天我不在,帮我看着点阿策,有人找他麻烦不要让他一个人打知道吗?

李轩立誓说:“好,我一定上去帮忙打!“

张佳乐怒:“笨蛋,你又打不过,去报警啊!“

李轩直说好好好,然后回过头来就看到吴羽策从卫生间出来:“阿策,那个解老板的人靠谱不?“

吴羽策想了想说:“应该可以。怎么?“

李轩拿着手机,正翻着经理电话:“那让他把人调到虚空做门卫吧,我来和经理说。“

“不行……不能告诉经理。”

话音刚落,两人同时来拦,李轩赶紧道,“我有办法搞定的,你们的事我一个字也不会说。张佳乐你毕竟隔着十万八千里,现在也只有信我了是不是,安全要紧~乖!“

也亏得李轩的安排,那次全明星刚过,虚空回西安的第一天,俱乐部门口就有几个不似粉丝的身影在兜兜转转,就连李迅出门买个烤串,都被人搭讪着询问起“你们副队怎样怎样”的话题,李迅当然不知道其中原委,只当副队粉丝多,又本着再想八卦也不能去粉丝那里胡说八道的道德准则,居然也没被问出点什么。

七赛季下半赛季越打越火热,刚开始几周张佳乐还每天要来问一遍阿策有没有碰到什么奇怪的人?后来连吴羽策也嫌烦了,让他好好比赛就行,真有什么事会告诉他。张佳乐瘪瘪嘴再去问解语花那边,那边说就连你们上次吃烤串那新疆买买提也是我的人,你还担心啥?张佳乐两厢被安慰,也就全身心地投入到比赛里,把百花积分带到一路领先,后头微草紧紧咬着他们,齐齐进入季后赛。张佳乐五赛季时在王杰希手里吃过一次亏,这次季后赛也是憋着股子气,千准备万准备,摩拳擦掌准备在决赛和微草大干一场,万没想到,在同一个地方狠狠摔了两次。

决赛之后张佳乐其实还没怎样,不过是很多场比赛中输了一场,改天再赢回来就好。但越是这么想,这个念头就越是绕梁多日挥散不去,到后来听到王杰希三个字就犯头晕,便知道自己状况不太对了。咨询了医生索性宣布退役,又不是不能复出,调整一下总比这样耗完自己的精神好。

吴羽策听着电话里张佳乐的决定,知道他既然决定了,也是个劝不回来的主,于是问他:“拿你接下来一年有什么打算?”

张佳乐倒是挺高兴,嬉皮笑脸道:“当然是来关心你啊。”

吴羽策擦着刚在俱乐部门口打趴两个来历不明人士时弄伤的手背,顿了下道:“那下周来吧,这周青训营还有点事。”

张佳乐听着觉得哪里不对味,一时也没追问,挂了电话,给解语花去了个,问问事情进展,解语花一一给他说了,又问及人在何处,只听解语花在那边发笑。

“怎么了?”张佳乐奇怪问。

“你记不记得我说过,二爷是在一个西夏妃陵里得到那个步摇的?”

“是啊我知道。”

“所以,我现在正在去银川的路上……”解语花回道,“真是多亏了你们那个王杰希大神,也不知道偷偷把家里古画拿出来会不会回家被打屁股。”

“尼玛什么情况?王杰希什么鬼!!!等等!解语花你在哪里给我说清楚???我也要来!“张佳乐一句话听得两不着调,急得在电话里吼了起来。

 

TBC 


评论(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