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王妃(8)【盗墓/全职 双原著交叉】

解语花 VS    张佳乐X吴羽策

(写得我腰酸背痛,错别字什么的肯定很多,不要介意,跳过去……)

8)

张佳乐在银川机场见到解语花的时候,面前人穿着个粉红衬衫,套着休闲西装,皮鞋还是亮堂堂的。反观自己T恤外面套了件登山服,捆在旅行包上的睡袋都还没来得及拆下来,这怎么看都不是同路的。

解语花看到他这全副武装的模样,也是捏着手机笑了出来,给他把包丢到后座,就让快点上车。车是普通的jeep,底盘高坐的还挺舒服,张佳乐坐在副驾驶上乐颠颠地看了圈问:“就我们俩?”

“对啊,你还要几个?五人副本还是十人副本呀?”解语花咧嘴笑。

张佳乐眉头皱了皱:“两个人不危险么?”

“有什么危险的?又不是刀山火海。“

“我看人家书里不是都写还要带黑驴蹄子什么来着……“

“那是小三爷乱写的,别听他的。“解语花一边开车一边道,”等下你跟着我就行了,看到什么都别乱动,不会出什么乱子的。“

张佳乐点点头又问:“怎么想起来特地来一趟。“

“这不找到具体是哪个墓穴了么。”解语花说着指指张佳乐面前脚底下那个杂物箱,里面一个牛皮纸信封口子还敞着,露出厚厚一沓文件资料,“那里面自己看。说起来,这半年确实辛苦小吴了,前前后后不下十来家找他麻烦的,有纯粹想插一脚捞一票的,也有些是确实知道个七七八八的,我全给逮了回来,一个个逼供,零散的信息拼拼凑凑还真给我找到那妃陵的具体位置了。”

张佳乐一边听一边翻着那些资料,大多是地图,还有些奇怪的文字拓印,可能西夏文,他完全看不懂,再往下翻翻,总算是有个还挺好看的图画,像是翻拍后用彩色打印的效果,不算很清晰,但也能清楚地看见画中人物的神态。那是一个横轴的宴会场面,左边是两三男子在喝酒,画面稍小,右边是一个女子,膝上放着一把琴,却没有弹奏,手势似是舞蹈的姿势舒展开来,红唇微启好像在歌唱,高高的发髻挽起,插着把垂下花朵的步摇……这,无露花步摇?张佳乐看到这里差点喊出来。

解语花点点头道:“这就是王杰希找我后,给我的东西。画上没有任何文字信息,但是根据画面人物服饰和卷轴年代,初步估计是北宋末年。“

“我靠,他家里怎么还有这玩意儿?“张佳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这幅画具体价值张佳乐一点概念也没有,但是王杰希动不动家里还能拿出古董这种事,实在不在他平常的认知范围里。

“这些年来王家位高及此,总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何况王老先生本就有点这方面爱好,那知道的人还不是献宝献得更勤快。“解语花简简单单就回答了张佳乐最大的疑问。

张佳乐咂咂嘴,看向解语花:“你是不是也送过?“

解语花噗嗤笑了出来:“真没有,但是生意做过几笔,不然怎么去过他家,怎么见过王杰希。那哥们儿大小眼印象太深刻了。“

“是啊,印象太深刻了。“张佳乐感叹了句,看向窗外,这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贺兰山脚下的西夏王陵景区,解语花让他先下车,自己开到景区边的停车场去停车,等再回来的时候,就见张佳乐手里捏着两张门票,兴高采烈地冲他道:”喂快点,我已经买好了!“

解语花挑了挑眉,不可思议:“你还买门票……?“

张佳乐那多老实一孩子:“对啊,不买票怎么进去?“

解语花沉吟片刻,抬头见天色尚早,索性道:“行呗,那就去参观参观,就当给你补补历史知识了。“

张佳乐不满意了,咋说得自己好像没念过说还没看过武侠小说似的,背着旅行包走在前面哼哼唧唧:“这我还是知道的好嘛,不就是辽金夏宋打来打去那些年么,哦对了,还有大理,嗯,段王爷那个~“

解语花嗯嗯点头敷衍,和所有游客一样,拿着手机对着景点里看到的大大小小王陵和陪葬墓拍照,不一会叹了句:“啧……这一世王朝,转眼从李元昊到李安全就都在这儿了。“

“嘿~怎么没李轩?“张佳乐这一路跟着解语花往前走走走,翻过几个高高低低的山丘,看来看去都是差不多的堆推,也是无聊,一听解语花这么提了句,也是开起玩笑来。

“谁是李轩??”解语花莫名其妙问。

张佳乐自己脑内着好笑,甩甩手道,“没谁没谁,我们家楼下手机贴膜的。”

解语花哦了声道:“我有好几个手机要重贴,他家有水晶膜么?”

张佳乐捂着肚子笑半天,直到解语花收了手机摇头,“真是服了你们,人家好好虚空队长,怎么这么欺负他。”

“原来你知道啊。”张佳乐擦了把笑出来的眼泪问。

“何止知道。”解语花回他,“全明星结束后你们那个冯秃子还来找我了。”

“他找你???拉赞助???”

“呵……包养。“解语花说着还故作高冷眯眼一笑,”但是知道我是谁的时候,心脏病好像真的发了,唉~你说这干嘛呢,自作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唔………………“张佳乐笑得实在太兴奋,一路走得跌跌撞撞转眼就摔了个狗啃泥。

解语花无奈去扶他,“我说你至于么……”

“不不不……等等”张佳乐抓着他手臂本想爬起来,脚下一使力,忽觉得那方泥土不太对劲,松软无比,但毫不泥泞,就像踩在棉花上,稍一用力就会陷下去一般。

解语花见他脸色不对,知道有情况,朝着张佳乐脚下望去,一个脸盆那么大的流沙漩涡正在缓缓转动,速度很慢,还不如秒针的十分之一,若不是有意去看,根本无法察觉。

他让张佳乐别慌,也别动,“你把自己当个沙包就行,交给我。”解语花道。

张佳乐哪里愿意啊,这不是显得自己很没用么?手上拉着解语花不算,脚下还要死命硬撑,两下一蹬,一只鞋已经被卷进去了,这下他真慌了,“我靠!怎么办?这景点怎么这么危险啊,有没有工作人员~~救命啊~~~~”

解语花拽着张佳乐,拽得汗都出来了,被他这么一喊差点笑岔气使不上力,“别喊了,这里已经不是景区了。”解语花直接打断张佳乐的念想,“七八月是贺兰山雨季,游客都很少,你现在放下自尊立地成沙包,我还能救你。”

张佳乐擤擤鼻子,还是有点不愿意,他一个人把一个俱乐部都扛了,现在面对一个流沙坑怎么就只能当沙包了?但是毕竟装逼也要分场合,性命关天的事,岂是儿戏?

“好吧”张佳乐终于认命道,“大哥我是沙包,拉我出来。”

解语花莞尔一笑,“对了,还有件事忘记告诉你了,这里是地震带,地壳带动山脉平移,那个妃陵应该早已不在原来位置了。”

“什么!”

张佳乐话音未落,只听解语花又道:“你脚下那个,可能就是新的入口,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下去。”

没等张佳乐反应过来,只觉顿时天昏地暗,一阵飞沙走石自由落体,短短不过2,3秒的时间,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自己像吊威亚似的被悬在半空,抬头,上面是解语花单手拽着根绳子,也是晃晃悠悠的。

张佳乐深吸了口气问:“大哥,你丫什么情况?”

解语花道也喘得厉害:“跳下去,快,到底了。”

张佳乐人被吊在半空也不得不信,解开腰上缠着的绳索,往下一跳,果然就是坑底,上面解语花负重一松,也灵巧地将绳子一收,咚地一声跳下来,划开手机,打了个手电光,四下照了照附近的岩壁道:“跟我来。”

张佳乐半信半疑,回想刚才自己趴在流沙口求救的时候,这家伙看来就乘着自己慌乱已经给他系上了绳索,这男人嘴上说的手上做的也稍微太深不可测了点,那种和你讲着第一件事,手上已经做完了第三件事的感觉,实在让人像做过山车一样,分分钟活在大惊大怒大悲大喜中。

毕竟术业有专攻,现在是人家的专业地盘,张佳乐也不好傲娇什么,只得乖乖跟着,西夏王陵本就没什么复杂机关,而且在贺兰山东麓的显眼位置,千年以来被盗也盗得差不多了,到了80年代国家开始保护的时候,不过是纪念价值大于文物价值罢了,如果是其中一个妃陵的话,那更是不用担心有什么机关密道,因为那些东西对于一个本来就什么都没有的灵柩来说根本就没有意义。

这么想着,张佳乐胆子也大了,跟着解语花跟得紧,一路看到岩壁彩绘还有空拍个照,果不其然,很快就进到一个墓室,不过是很普通的一个四方形的房间,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小一些,连个耳室都没有,只有中间一个棺椁,地上一些残破的陶罐,已经碎得不成型。

“我要是墓主非得气死啊,你看看这……”张佳乐指着一边那些碎陶道。

对于眼前的这幅情形,显然实在解语花意料中的。贺兰山上西夏王陵大大小小200余座,虽说这个妃陵在保护区外,属于官方尚未发现的一个,但这不代表没有别人知道,至少在二爷第一次带人下斗前,就应该已有人下来过。

“怎么都算个王妃,这规格确实简陋了点。”解语花伸手拂去些棺椁上的泥土,好辨认上面密密麻麻的一排西夏文字。

张佳乐也好奇地围着棺椁转了一圈,除了心疼棺材里那美女死了快一千年了都不得安稳,其他的实在看不出有什么有趣。

“上面写什么了?”转弯一圈绕回来,他问解语花。

“说这个王妃是元德末年舒王在金人手里救下的北宋宗室女,王妃对舒王感恩戴德就嫁给他了,然后他们夫妻恩爱,但是舒王平素艰苦朴素不是一般富二代,最后能给王妃的也就一个汉制的归陵,让她自由让她飞。”

“你……”张佳乐想了想也不打算吐槽这解语花那随意的调调,索性虚心求教,“元德末年算什么时候?”

“公元1127,就是靖康二年,其他你看过金庸,你懂的。”解语花还给他喜闻乐见地解释了。

“靠!那还号称什么救下的?我看也是抢来的吧。”张佳乐听闻大怒。

解语花也点头赞同:“我看也是。来,开馆瞧瞧。”

张佳乐听闻还有些犹豫,怕到谈不上,但毕竟是对墓主人的不尊重,毕竟人家还是个女人。抬眼确见解语花摇了摇手里的金色步摇,“就算要还给她,这也得开吧?”

张佳乐觉得也对,咬咬牙,两下撩起左右袖子:“来,我数一二三!”

轰隆隆……棺椁被自上往下移开,陈尸散发出一股腐臭的味道,白骨上爬着蝼蚁,透着青白色,布料也腐烂得差不多了,但嵌在丝绸中的金丝线依旧闪着它原有光彩,发髻上蒙着灰,已经辨不出是黑发还是花白,上面没带一点装饰,似乎是在让解语花把手上的步摇给她插回去。

张佳乐定睛看了会儿,心下竟突然格外平静起来,像是走进了一座宏伟雄壮的庙宇,周边什么人都没有,空留自己与神明的对坐,无言,却安详。

“你看她本该多么漂亮。”张佳乐说着,竟伸手给她整理起了衣装,解语花一皱眉,还没来得及拦,只见被张佳乐轻轻抬起的右肩衣帛下,忽然飘散出几片暗红色花瓣,就在遇到空气的刹那幻化成灰,无影无踪。

“那是什么!”解语花惊道。

“花……是花。”张佳乐定了双眼,瞳孔都放大了起来,“那是压在她右肩下,和阿策身上一样的无露花!”

 

TBC

评论(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