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王妃(9)【盗墓/全职 原著向交叉】

解语花VS  张佳乐X吴羽策

 

三朵四瓣交叠的无露花,张佳乐再熟悉不过,无数个撩人春梦的深夜,他曾拥着褪下衣衫的恋人,亲吻这身生俱来的胎记,吻到那红色的花朵娇艳欲滴,几乎要透出隐隐暗香。

太熟悉了,那花瓣的位置,甚至叠加的角度,就算只是一眼,转瞬即逝的消散,张佳乐也一口咬定,这位千年前的西夏王妃右肩下,压着的是和吴羽策身后一摸一样形状的花瓣。

“这么说来……“解语花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出口,他其实不太信这些鬼神之说,这行干得久了,就会发现,大多的乱力怪神无非都是被一些居心拨测的人利用来掩饰自己的恶行。就比如现在,当张佳乐抬起那女尸右肩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已经被尸骨颈下的一块木片吸引过去。

“你看这个。“解语花说着,抬手去翻动了下,转头见张佳乐,他家伙已经完全没了刚开始和他一起来旅游的那种兴致,甚至已经退开半步,杵在一边低头猛按着手机。

解语花摇头道:“这儿没信号的,别按了。”

张佳乐不死心:“阿策联系不上,我关个机重新搜索一次信号有用吗?”

“没用的。”

解语花随口回答,没再管他,自己轻抬起女尸的头颅,就可以发现,不仅颈下,耳侧另一边也有一片半指宽同样的木片,用的是和棺木一样的金丝楠木,两侧雕得很漂亮,并排摆放的话,正好能搁个矩形的物体在上面。难道是头枕?

“那是搁琴的。”张佳乐这时正在等手机重新开机搜索中国移动,抬头见解语花正拿着那木片研究,张口就解释起来,好像自家摆设一样了然。

解语花不可意思地挑眉看了他一眼,哪知这张佳乐说完又低头和手机纠结了起来。解语花无奈,拿出带来的资料翻找一二,正巧翻到了之前王杰希给他的那副古画的翻拍,没错,图中带着无露花步摇的女子,膝上放着的正是一张扁长的琴,只是没有去弹奏而已。

看到这里,解语花立刻明白了。

当年二爷第一次带人到贺兰山时,下了这个斗的几人显然是第一次开棺,发现了这把金色的步摇和古琴,这种时候,从来不会有盗墓贼舍得放弃其中一件,要拿总是一起拿走,但是出了斗,那些人交到二爷手里的却只是一把步摇,那么琴在哪里呢?很简单,比起一把金子做的细长首饰,这张距今千年的古琴价值更高,几人串通一气瞒着二月红的话,二月红也不会再自己下斗去看。然而回北京后,不公的分赃和互相想灭口的心思,让这几人都躲不过生死一线,短短一年二月红身边最亲密的左膀右臂相继死去,因为都下过这个西夏妃陵,难免会有人用鬼神之力揣测,二月红自然不会信,所以在第二年自己下了一次贺兰山,那之后,他便知道一年前所发生的一切了。

他曾经对还年纪尚小的解语花说过,年轻时用这张脸借的东西,老了都是要还的。解语花那时不太懂,而现在他早就明白,知道真相的二月红那时面对的是被亲信背叛却不得说的场面,自那以后,二月红便不再下斗,不再追查,厚葬了那些人后,此事便未再提及。

解语花看着手里的步摇,多少明白了二月红的用意,有些事,你刨根问底,换来的未必是痛快。他重新把玩意儿放回兜里,招呼张佳乐帮他一起盖上棺盖。

张佳乐拧着眉头,不舍地放下还没连上信号的手机:“怎么?这就回去了?”

“嗯,回去吧,二爷让我别查了。”解语花淡淡道。

“这二爷不是早就……”

“之前是我不懂事,二爷早就让我别查的,走吧。”解语花打断了张佳乐的问题,合上棺盖就带着张佳乐一路从来时的路往回走,“马上能有信号了,你别急,不会有事的。“

张佳乐拽着手机一路紧紧跟着,到了他们下来时的洞口,抬头能看见微微的天光,信号格跳了跳,有了一小格,张佳乐欣喜地拨出去,却还是不在服务区的提示,直到解语花动手给他系上绳索,自己已经往上攀出三米外高,正打算把张佳乐拉上去时,张佳乐两手一拽,噗通一声,竟把解语花一把拽了下来。

“靠你干嘛!“被拽下来的解语花也忍不住怒道。

张佳乐咽了口口水,想是下定决心一样,问道:“解老板,多少钱能让你帮我把这事追查到底?“

解语花听得一头雾水,只觉事情有变,“嗯?“了声,静待张佳乐的解释。

“李轩给我留言了,就在刚才,阿策在训练营打教学赛时突然晕厥,现在高烧不退,他们已经打算送医院了。“

“就在刚才?“解语花又问了一遍,”我不信巧合,但有时也难免会有。“

“我也不信,但这次绝对不是。”张佳乐摇头,“我知道你是生意人,我没别的理由能那么理所当然的开口找你帮忙了。”

“所以就直接让我开价?”解语花抬了抬眉毛,原来自己已经浸淫到了这般唯利是图的面相了吗?那还是有些小郁闷的,当下也是摆摆手,道,“这事是二爷不让我查下去,不是钱不钱的事。“

“可二月红已经死了,现在要紧的是活着的人命。“张佳乐一把拽过解语花的粉色衬衣的领子怒吼道。

解语花无奈摊手:“你说得没错,但我告诉你这事再要彻查下去会闹出更多的人命你信不信!“

“我不用你彻查!我只要我男朋友好好的活着!不会睡觉睡到断气,不会莫名其妙晕厥!你一定有办法了是不是!“

“是……但我真的不方便出面。”解语花果断道。

张佳乐听闻眼睛都亮了:“那要谁出面,你说。”

“你在北京有没有什么做生意的朋友?”解语花问。

“做生意?什么生意?”

“都行,有钱有名也行,会搞事闹大动静的更好。”

张佳乐皱了皱眉,把好友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道:“有吧……孙哲平算吗?”

 

TBC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