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双鬼/轩策】两千零一夜(3)

五岁盖才捷注意慎入*


3)

吴羽策向来不太喜欢小孩,尤其是像自己小时候那样的小孩。比如那时候王老师要教他弹小星星,吴羽策不肯,非要弹兰花草,也就碰到王老师脾气好,兰花草就兰花草了,不然别的老师哪里肯教这么不听话的小孩。而恰恰,这个不太听话的小孩长大自己当起老师的时候,又碰上个特别懂事听话的小孩,不得不说,吴羽策运气实在是不错,这也是直接导致吴羽策觉得盖才捷小朋友还挺可爱的一大原因。

于是这个暑假吴羽策就没回老家,平时在宿舍帮人做枪手写雷文,晚上就去李轩家给小朋友上钢琴课,一开始每周去个两次,后来李轩看他暑假也挺闲的,就约了每周三次,有时双休日也会再加一次,这样一来吴羽策一个月的收入也不少了,两个月暑假过完,同宿舍的也就跑去模特界串场的周泽楷比他赚得多一点,搞得方锐和李迅好不羡慕,口口声声要让他请客麻辣烫。

其实吴羽策也觉得挺奇怪的,小盖不过刚满5岁,一周上个三四节钢琴课,就算每天练12小时,刚学琴不久的小孩接受力也没这快,更多的时候,吴羽策则是去陪他练练而已,并不教新的内容。这事李轩也知道,可凭什么他就爱花这三百三百的冤枉钱呢,不过一个杂志社主编,怎么看也不是很土豪啊……?这么想着,提着四碗麻辣烫回到宿舍楼下的时候,迎面就对上了那个并不怎么土豪的脸。

吴羽策一时反应不及,还被吓了跳:“啊……李主编你怎么在这里!“

李轩好像也没料到会在这里碰上他,还抬头确认了下头顶那栋宿舍楼,扭头瞅见吴羽策穿着个花纹奇怪的黑白T恤,从脖子到裤腰带到处挂着叮呤当啷的链条,牛仔裤上的洞洞多得叫人心疼,与平时去他们家做小老师时那端端正正,有时看到李轩还有点小紧张的模样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吴老师好巧啊,你住这楼?“李轩乐着问道。

吴羽策也顾不得手上提的四大碗麻辣烫,赶紧把鬓脚微长的头发拨到耳边来遮住耳垂,才唔了声:“嗯,我们宿舍,买饭去,呵呵……“

其实李轩早看到他那个耳钉了,闪闪亮亮的一个圈圈,在大太阳下耀眼得不得了,见他这么遮遮掩掩,李轩也猜到是不想给自己这个雇主有不太好的印象,当即就笑起来。

“没事的吴老师,我觉得你这样比较好看。”李轩笑着说。

“嗯?”吴羽策惊了下,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李轩的意思。

李轩又指指自己耳朵,示意了下吴羽策带耳钉的位置道:“其实你来上课也不用特意都换掉的,还是这样比较帅,真的。“

“可是……“

“可是什么呀,培养儿子正确的审美也是我们做家长应尽的义务,听我的,下次就这么来吧。“李轩笑着拍拍他肩,还没等吴羽策说话,手边电话急迫地响了起来。

接起来才说没几句,李轩头顶立马飘来一片愁云,挂掉后只能苦笑着往回走,没两步又折了回来。

“吴老师,我……不知道能不能麻烦你个事儿?“

吴羽策还没从前面一个话题缓过劲来,这边李轩已经发出了第二个请求。

“刚从你们院办事出来,这不出了点问题得回去重做,今天没个七八点怕是回不去了。“说着李轩看了看手表,眼睁睁已经是快5点的节奏,”你看幼儿园刚开学,我答应小盖今天一定去接他的……本来就迟了,现在……额,我意思是说……“

“哦,是让我去院里帮你一起加班吗?可以呀,我先把麻辣烫拿上去给方锐,你等我一下。”

吴羽策那是相当爽快,没想李轩却直摆手:“不不不……我意思是,你能不能帮我去接一下小盖。“

“唉?“

“就是去幼儿园把小盖接回家,交给隔壁老王就好,你认识的,那个王老师,我不在家的时候,他经常帮我看儿子的。”李轩赶紧解释。

吴羽策把思路理了理,问:“那为什么不打电话让王老师去接呢?”

虽然这个问题并不是重点,李轩还是老实答了:“王老师在家也要教学生啊,很多考级生都是去他家上课的,走不开。”

吴羽策点点头,觉得也有道理,当下看了眼自己那一身丐帮服,“那我这样去?”

“行行行,没问题的!!”李轩一见他答应,感激得就差泪流满面,“太感谢你了吴老师!我们爷俩遇上你真是三生有幸,下辈子给你做牛做马我李轩也在所不辞……”

“额,举手之劳没这么严重啦。”吴羽策赶紧打断他,“院里有事你就快去吧,我把外卖拿上楼就去接小盖,你放心好了。”

“哎,好好好。”李轩答应着,夹着公文包转身就往来处又跑了回去。

 

吴羽策到幼儿园的时候,盖才捷已经被老师放到门卫室,和门卫大爷一起看新闻联播了。他上去敲了敲玻璃们,小盖看见他,蹭地站了起来就要出来,可门卫大爷不干了啊,这个生面孔平时都没见过,小孩怎么可以随便被他领走?

“你哪位?”大爷问。

“我是他……”因为实在不是盖才捷的谁,吴羽策严正思考着回答“家教”会不会因为关系不够亲密而被门卫拒绝领走小孩。

“是我大表哥。”只听一个鲜嫩的娃娃音回答得义正言辞,吴羽策抬眼一看,盖才捷已经翻出自己的小图画本找到一张贴得花花绿绿的照片递给大爷看了。

吴羽策认得那张照片,是刚放暑假那会儿第一次上他们家上课时,给他过生日拍的,三个人笑得特别灿烂,还真有点像全家福。

那大爷当然认识李轩这个亲爹,再看看相片里的吴羽策和面前这个小伙的脸,虽说总觉得哪里不对,但那脸也确实能对上,这才舍得让他把盖才捷给带走。因为实在太晚,路上吴羽策还给小朋友买了个蛋糕吃,别看他才五岁,还嫌边走边吃不好看,非要带回家才吃,吴羽策没办法,只能一手提着蛋糕,一手牵着盖才捷的小手,一路给他带回去。

上了楼,果然李轩还没能回来,隔壁老王家的灯也确实如李轩所料亮着。

吴羽策去按了门铃,不一会儿,一个陌生男人出来开门。

那男人见到吴羽策还奇怪地皱了记眉,低头看见盖才捷,顿时嘿嘿地咧嘴笑了:“哟~你爸今天又加班呀。”

不过盖才捷好像并不太喜欢他,嘟着嘴,抢过吴羽策手里的蛋糕就往他手里塞,边塞还边道:“不,我只是拿蛋糕给王老师吃!”

那男人笑着收下来,摸摸他脑袋问:“真的不来这里玩吗?”

“不!我回家!”小孩理直气壮答道,牵着吴羽策就往自家跑,不明所以的吴羽策被他弄得特别莫名,只见盖才捷从自己小书包里找出钥匙要开门,够了半天够不到锁,吴羽策无奈只能接过来给他开了自家门,让他进屋。只是这样一来,吴羽策就不能拍拍屁股直接回学校了。

简单地说,就是李轩不下班回家他就不能走,任何一个大人都不会把小孩子一个人丢家里的。

生活技能点也不算太高的吴羽策这下没辙了,努力做了碗有鸡蛋的煮泡面,看起来稍微有点营养的样子,给小朋友吃完,还要催着他早点洗澡上床睡觉,一切妥当后,盖才捷躺进被窝里,两手抓着被子,圆溜溜的眼睛还满怀期待地瞪着吴羽策。

吴羽策扶额问:“这是还要讲睡前故事吗?”

盖才捷说:“不是的,我在想吴老师怎么都不问我为什么不肯去王老师家。“

“好吧……那你为什么不肯去?“吴羽策只能非常配合地问了一遍,“因为刚才那个人吗?”

小朋友嘟着嘴道:“因为每次方叔叔在,我都很尴尬啊。“

这话听得吴羽策哭笑不得,虽说一直知道这孩子小大人一样,没想这会儿还“尴尬“上了,于是就逗他问:“你尴尬什么呀?”

小盖说:“因为每次方叔叔都要在厨房里亲亲王老师。”

吴羽策刚想说那是挺尴尬的,只听小朋友继续一本正经道:“那我看到后当然也想亲亲王老师呀,但是方叔叔总是不让,搞得我很尴尬啊。”

……你尴尬点什么啊!吴羽策此时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李轩怎么都是个杂志社主编,能不能先把儿子语文教好了再说!词语不要乱用啊!啊不……这事重点难道不是盖才捷为什么想亲亲隔壁王老师!他到底知不知道那个方叔叔亲王老师什么意思啊!

吴羽策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波澜,沉下气息问盖才捷小朋友:“额……那你为什么也想亲亲王老师呢?”

“因为我喜欢王老师呀。”小朋友眨着眼睛说。

吴羽策点点头,安慰自己说很多小孩在自己家长照顾不到的时候,会依赖于经常照看他的人也是很正常的,随即也就摸摸他脑袋笑着问:“你这么喜欢王老师的话,那等方叔叔不在的时候再亲也可以呀。”

哪知这盖才捷小朋友望着吴羽策,睁着亮亮眼睛摇摇头,“不,更喜欢吴老师。”

“唉?”吴羽策被他这么快的转弯,弄得也是有点措手不及。

然后就听到小朋友乖巧地拽着他的手问:“吴老师我能亲亲你吗?”

“这……”

“就一下。”

看到小朋友竖着一根小手指放在鼻子边恳求,吴羽策觉得要是再拒绝,只怕会伤害他幼小的心灵了,只能略显犹豫地点点头:“那……可以吧。”

盖才捷一听可以亲,自然高高兴兴地从被子里爬出来,搂着吴羽策脖子“啵“地一口亲在他脸上,还没来得及放开,只听门锁一转,推门进来的李轩一声惊呼:“儿砸你在干吗!“

 

TBC

 

 


评论(2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