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王妃(12)【盗笔/全职 原著向交叉】

解语花VS  张佳乐X吴羽策

 

12)

玩收藏的都明白一件事,但凡成套成组成系的物件价值往往是其本身的几倍,古董自然更甚。张佳乐一上台就率先亮出了他们从王杰希那里得来的那幅北宋末年的画轴,投影机将发黄的图片倒影放大的白幕上,画中女子挽起的发髻上插着一支碎花步摇,手中抱琴而不弹奏,身姿却是一番翩翩起舞之态,这番景象立即引来台下一阵骚动,就连二楼包厢里的吴羽策见到打出的投影时也颇感意外地皱了下眉。

他之前在张佳乐那儿见过解语花扫描出来的电子版,然而奇怪的是,这幅原本无半点文字落款的画作上,此时却出现了一行潇洒飘逸的题头,洋洋洒洒上书十来个字——『琴有弦不闻羽音乐律,花无露倚藏暗香千年』。

“噗……羽音乐律,张佳乐写的吧。”坐在吴羽策身边磕着瓜子看热闹的楚云秀一见这字却是笑了出来,本来只是无意的打趣他们那点八卦,但不得不说女人有时候总是特别会划重点,暂不提这槽点准不准,总之被她这么一说,联想之前张佳乐和解语花计划了半天的事,还别说,这玩意儿真有可能是他编的。

只见台上的张佳乐好像早就料到现场会出现这种反应一般,和一边扮作楚云秀的模样抱琴而坐的解语花对了一眼,默默等着这片骚动渐渐平息后,才微笑着上前一步道:“相信各位也都看见了,在座的都是前辈,我也不必再累述,琴我带来了,至于那把与这张琴的外形如出一辙的无露花步摇在哪位手里,尽可以给我开价。”

此言一出,台下立马有人喊了起来:“什么啊?本来不是说要拍卖古琴的吗?”

“卖也可以。”张佳乐没半点犹豫便道,“但我只卖给手上有那支步摇的人。”

“切~~~耍我们?你这样单琴卖给他,他收回去便成了套系,价格又是翻两倍,你这不是成人之美吗?“有人问。

张佳乐摇头,非常大度地道:“没事,这琴我也是意外所得,在不在我身边其实都一样,关键是我希望她能在那支步摇的身边。”

“嘿我说你这小伙子还文艺青年了啊?”台下一阵哄笑。

“自然不是我文艺,只是有些事情不得不信了。”张佳乐说着,眼睛不自觉地往二楼吴羽策所在的包厢瞟了眼,像是下定决心一样,然后道,“我朋友最近出了些状况,大家应该也都知道了吧?”

“女鬼缠身那个?”下头有人立刻提起了关于吴羽策的那个谣言。这些日子以来这岔子事已经被当成都市奇谭,各大网络论坛纷纷转载,台下那些家伙,自然没几个不知道。

张佳乐笑着摆摆手道:“女鬼什么的倒也没这么严重。只是……我想大家也许不知道,吴先生背后确实一直有一个同那把步摇花形相同的胎记……“

话题说到这里台下自然又是一片惊讶,也有思路清晰的起身问他“那又怎样?几朵花而已,满大街的,多了去了。”

“那你知道什么是无露花吗?”张佳乐反问。

那家伙当然不知道,不过也得感谢现代科技,只见他坦然地拿出手机搜索了个百科出来,大声念到:“无露花,蔷薇科,原产地云南大理,一旦生长开花,四季不谢,无水无露无光无氧皆可存活……嘿~这怎么可能。“那人念到一半,摇头吐槽道。

”怎么不可能?“在一边的装了半天老板娘的解语花,此时开口了,”已知的文献资料上既然说有,你若是觉得不可能,那也得拿出证明呀?“

那人一时被说蒙,不再言语,悻悻地坐了回去。那个百科其实明摆着就是张佳乐编完解语花花钱找人去网上做的,他不再提,解语花自然也不再揪着这话题,当下扮着楚云秀那娉婷秀美的模样,抚了两下琴柔声道:”这宋琴我是当真不敢乱动,我们不是玩古董的人,没那日全明星上那位戴着古董cos鬼刻姑娘的胆识,那支步摇既然在你们手里,不知是否可借来一用,也好让大家见识见识其中的玄妙,倘若小吴的病情真能有所好转,这琴,赠你倒也无妨。“

语音刚落,一片哗然,有人叹着这些个圈外的小年轻怎么如此不懂规矩,当然也有人冷笑表示那种事还不是随口说的,更多的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鼓起掌来,一副誓要把那个步摇的主人请出来的模样。

事情发展到这步,按照两人原本的计划,那个手中拿着真琴的家伙无论如何也该坐不住了,跳出来对峙或是指摘他们手上那琴是假的这都无所谓,关键这个坐不住的人本身就是找到真琴的线索,无论那琴是不是在他手里。

张佳乐的目光从二楼包厢的左边扫到右边,有几间放下了窗边的纱帘,就像吴羽策坐的那间,楚云秀就放下的自己面前的一半,好让解语花不至于穿帮。

大约过了半分多种,二楼西面的一间包厢里传出了声音。

”你们说的那把步摇,在我这里。“

张佳乐一惊,循声望去,那间包厢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说话的人,扭头回来和解语花对视一眼,两人都是万没想到对方居然来了个以牙还牙。不过能有解子扬那种物质化能力的,这世间也没几个,没这个巧对方手里会正好也有一个来帮他造这个假,当即眼咕噜一转,张佳乐心领神会,对着那声音的方向问道:“那不知这位先生有没有带来,也好给大家见识见识?”

包厢里发出一声轻蔑的笑声:“当然可以,你自己上来看吧。”

张佳乐不太喜欢他那态度,可急于确认来人到底是谁,便也没多想,抬腿就要下台,想自己上楼去看个究竟,幸而,一边解语花立马用琴往他面前一拦,只听一直在台侧的孙哲平说着话走了上来,他说:”那位先生,您坐在我朋友的包厢里做什么?钟少刚来电话说出了点事故,人在医院里,想必那车祸不是意外吧?“

 

TBC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