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王妃(13)【盗墓/全职 双原著交叉】

解语花VS  张佳乐X吴羽策

警告:这个原PO对孙哲平大大和李轩大大苏得丧心病狂,慎点……


13)

那人毫不否认钟少的意外是自己捣的鬼,身在黑暗中没人能看清他是谁,只听他道:“怎么不上来了?哦……我想起来了,你只是个打游戏的,给了你也看不懂真假是吧?唉,说起来这些二月红手上弄出来的麻烦,最感兴趣的应该是解语花吧?这家伙人呢?怎么可能没来?……嗯……让我瞧瞧……不会是,已经在这百花楼里了吧?”

张佳乐一听赶忙道:“少废话……”

“急了?难道就在台上?”那家伙太和时宜的打断,将在场所有的目光都引向在戏台的三人身上,而后又道:“那就让我猜猜今天解老板是扮作谁了?被拦住不给上来的这位一定不是了,这北京城里谁敢档花儿爷的路啊……哟!我看那位姑娘的身段倒是眼熟得很……”

手中抱琴还扮作楚云秀的解语花听到这里也是心下一怔,能把他看得如此透彻的怕是对二爷,甚至对老九门都是知根知底的,自己毕竟年轻,也尚不知对方真实身份,倘若暗里的家伙真是吴三省那样的老狐狸,自己要是真出来点头承认了,敌暗我明的,岂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没料,解语花还未来得及为自己辩解,只听孙哲平一声冷笑,对着藏匿在黑暗中的人道:“怎么?自己不敢见人就算了,他娘的还打起我女人主意了?”

张佳乐一时没忍住噗地笑出声,紧接着就见孙哲平穿过自己身前,两指夹着解语花的下巴一抬便亲了下去。

“好!!!”茶楼那些看热闹的开始起哄。

“看清楚了。”孙哲平放开人,对二楼厉声道。

解语花那演技也不是一两天练成的,当下竟也十分配合地往孙哲平怀里一靠,也算是理直气壮:“二楼这位叔叔,解老板来没来我们不知道,但是随便质疑我们棒打鸳鸯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张佳乐顿时傻眼,虽然心中早已羊驼狂奔鄂尔多斯大草原,但面上依然得摆出一副“没错,老子给他们证明”的正直脸。

包厢里那家伙沉默了一阵,随后发出一阵怪笑:“不不不,你们骗不了我,解语花就在这茶楼里。”然后便是一个女人的尖叫,紧接着那个黑暗中就出现一只手,一只抓着女服务员的头发将她摁在雕花栏杆上向外推的手。“出来吧解老板,不来救一救这个想进来毒死我的小婊子吗?”

那可怜的姑娘当然不是什么普通服务员,那是跟了黑眼镜很多年的一个小女孩,最常干的事是接应黑瞎子,帮他一起杀人。解语花远远便认出她了,他能算到安排在后场的黑瞎子已经开始动手了,当然也安了三分心,至于这姑娘的性命,这得看她自己造化了,这样的威胁在解语花面前全然不是个事儿,一个早已将自己的命置之度外的人,又怎么会在乎一个陌生人?一定要说他在这世界在乎什么,大约也就远在西湖边的小老板能让他动一动恻隐之心了。

可是解语花明白,别人却不明白,黑眼镜本就是个迷样的存在,他帮解家做事更是连圈内都没什么人知道。此时众人见好好一个漂亮姑娘被人摁在二楼栏外,身子已经大半探悬在栏外,乌黑的长发被人抓在手中,随时可能被从二楼推下,可也没人敢站出来,显然,这种时候谁站出来,谁肯定是解语花的人了,那些看热闹的家伙可没人愿意蹚这趟浑水。

张佳乐和孙哲平可不怕,这人命关天的事,两人都不会多想,当下孙哲平已经向前一步准备上楼直接把那家伙揪出来,可身后被解语花一拉,只听他低声说了句“有人。”孙哲平再急,也只能放弃自己一时的冲动,正在这所有人都在坐视一切发生的时候,二楼另一侧的包厢,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不算响亮,但格外清晰地道:“放开她,我在这里。”

“解语花?”那暗处的影子明显不信。

“你要找我大可以来解家找我,何必这么大费周折尽扯点无关的人进来。”那个声音凄冷冰凉,不带一丝感情,甚至没有半分温热的血色。

张佳乐听到这里便明了了,这个声音除了吴羽策,还能是谁?站在张佳乐一盘的解语花也万万没料到,吴羽策会在这时候站出来,虽然这并不在他的计划里,但给那家伙惹点小麻烦确实能给黑眼镜的行动拖延到更多时间,虽然这步走得着实危险。

黑影也确实并没那么好打发,他远远能看到吴羽策的外形模样,也明白解语花会带着各自假面扮作各种各样的人出现,看到的从来不能信,何况看不到的。那黑影顿了一下道:“下面那俩既然能证明自己不是,那你到给我证明一下,你是解语花?”

吴羽策垂眉扫了眼手边的窗帘上的系绳,一左一右拆下,打了个结,一条大约一臂长的缎绳便成型。吴羽策握着绳子两头,又扯了扯紧,目光沿着那拉着姑娘头发探在外头的手,一点点向上延伸进那团黑暗中,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哐”一声,楼下的人还反应不及,只见那姑娘一个翻身已经从二楼跃下,稳稳站在其中一张八仙桌上,众人大惊,再去看楼上,那间包厢的花栏上竟是淌着滴滴鲜血,往下滴落下来。

“姑娘没伤着吧?”有人问。

那姑娘摇摇头,一声没吭,跳下桌子便走。

“真是花儿爷啊?”人群中开始有人讨论。

“我看就是了,你见过谁还能有这等功夫的?”

“那是你见识少,上次跟在三爷身后那哑巴你不记得了?”

“哑巴还能和那家伙逼逼这么久?早冲过去打了。”

“去去去~别让花儿爷听到你说他瞎逼逼,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

一时间茶楼一阵闹腾,那黑影所在的包厢也顿时没了声响?死了?应该没可能,解语花本就是玩绳索著称的,琢磨着那两条窗帘绳的力度,再大也打不死人,何况乌漆墨黑的能打到已经不易,没理由能正巧打死,最大的可能是那家伙看着形式不对,转身就开溜了,这样的话,就看黑眼镜能不能抓住机会了。

众人等了一会儿,大约三四分钟的样子,只见吴羽策从那个包间里探出头来,对着下面喊了句:“别等了,人已经走了。”

解语花看了眼手机,而后笑了笑:“辛苦了,你扮得倒是挺像。”

吴羽策淡淡看了他一眼:“接下来怎么办?”

解语花挑眉,说得倒是轻描淡写:“接下来当然是请大家吃饭了,李轩来了是吧?记得一起叫来。”

“你怎么知道?”

“你这情况你们经理怎么放心放你一人出来,何况……刚才若不是他先带走了楚云秀,你怎么敢随便站出来把麻烦惹上身?”解语花笑了笑,转眼按了按手机发出一条信息后又道,“你看我这屏又花了,晚上记得叫李轩帮我换张贴膜。”

“…………”张佳乐疑惑地看着两人,转头问孙哲平,“你和云秀没成?”

“谁和你说成了?”孙哲平哼哼了句,“约了两次打了两次,没第三次了。不过这位花儿老板倒是可以考虑。”孙哲平扭头舔舔嘴角,对还扮着楚云秀模样的解语花调侃了句。

解语花摆摆手,乐了起来:“不不不约,我们不约。”

TBC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