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明明【1】

cp走向这次我也不太清楚………

啊~看天~~不打tag了吧

有特别想知道的问题咱可以评论里解决233

1)

周泽楷看见叶修的时候,那人正从布满了水珠的空气中朝自己这边一路小跑而来,整个人都看起来雾蒙蒙,只有手里拽着把黑色长柄伞是清晰的。周泽楷觉得他好像是在向自己这边挥手,直到身边的吴羽策拉开一旁空着的座位喊了声:“叶修,这里。”

叶修走到遮阳棚下——确切地说现在应该叫遮雨棚——看了眼捧着热咖啡朝他眨眼的周泽楷。

“你朋友?”他随口问了句,自己熟门熟路的坐下,招手叫来服务,要了杯茶,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

吴羽策话不多,简单地给两人介绍了:“嗯,周泽楷,他来时装周,正好遇上。叶修,我们这次的策展人。“

周泽楷赶紧伸手过来打招呼,乖乖地道了句:久仰。

叶修摸着没点上的烟就笑:“你知道我?“

“还不是你家‘男公关’干的,国内媒体已经吹捧你三个月了。“吴羽策搁下手中咖啡杯道。

“啧。“叶修有点小得意地昂起头,”到底是我们家男公关,干的漂亮!“

周泽楷自然也明白那话中的“男公关“无非是个逗趣的外号,也跟着叶修乐了起来,想来这群人必然是很熟的,才可以开这样的玩笑。

叶修扭头就见他在笑,白净好看的脸放哪里都能算得上是个帅哥,不过现下却裹着件旧式剪裁的石色风衣,宽阔的肩线直垂到上臂中段,领口露出里面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水蓝衬衫,和吴羽策刚才介绍他时说到的时装周,显得画风着实不符。

“小周是……模特吗?“叶修疑惑地问。

“不是。“周泽楷摇摇头,末了又继续喝起了咖啡,竟也不回答他一个正确答案。

叶修以为他们这些小孩总爱和自己闹着玩,于是还饶有兴趣地猜了起来

“那是设计师?”

“不是。”

“哈,那是哪家杂志找到你这么年轻帅气的主编的?”

周泽楷想了想道:“我……替爷爷来的。”

“你爷爷?”叶修更疑惑了。

“嗯,爷爷上个月过世了,但是之前已经答应了人家。”周泽楷慢慢解释着。

叶修叹了口气:“不好意思,我多嘴我不好,吃什么这顿我请。”

周泽楷也没介意,只摇头说:“没事。”

一边的吴羽策翻了翻白眼,拽了叶修胳膊一下:“尽乱问,上海周老爷子旗袍的事你不是知道。”

叶修愣了下,他当然知道,但谁能想到面前这周泽楷就是周老先生的家人,他昨晚还在找《孟小冬》的制片人谈电影展的事,想法很多,但一个个都被制片人以“我也没拿到授权”的理由给否了,正郁闷呢,人家小周同志就出现在他面前了。

说到底呢,周泽楷出现在这里也并不是意外,剧组乘时装周做的电影营销,服装的提供方来露下脸也实属应当。

“小周这是我名片。”说着叶修递上了上去,“你爷爷的事我也非常遗憾,不过他给《孟小冬》做的28套旗袍我们觉得无论是艺术价值还是商业价值都非同小可,如果可能的话我们想在电影上映期间做个相关的旗袍艺术展你看怎么样?也算是对老爷子辛苦一生的告慰……“

“不行。“

周泽楷几乎一秒钟都没考虑,飞快地摇摇脑袋,眉间微蹙,却也不算生气,一定要说,似乎就连给他自己也有点遗憾的样子。

既然周泽楷已经拒绝,那叶修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也刚认识,加之周泽楷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爱撩拨的性子,叶修再想说点什么,也似乎找不到别的话题。可那边吴羽策却是不管他这些破事,敲着叶修面前的台面问:“新项目先等等,我问你,你这周总不走了吧?三个月了,这周撤展才来,我们教授明天下午可就到了。”

叶修把烟往嘴里一咬,又回到了那嬉皮笑脸的模样:“什么呀,这么多国家的宝贝千里迢迢运过来,他居然把你一人丢这里三个月叫你照看,自己明天才来,相比之下我已经算很热爱这个工作了好吧?”

提到这茬吴羽策就生气,但那毕竟是省院的老教授指派他来的,也是敢怒不敢言,憋了半天,只能看看表:“差不多要闭馆了,我得回去检查展品,喂叶修,方锐还没吃午饭呢,等下回去时候给他买个三明治。”

叶修哟哟哟了声,咧嘴笑:“你俩也相依为命三个月了,怎么我一来就推我身上了。”

“你是他老板唉!”

“我又要发工资又要买饭,你还不让我聊新项目,得,周末打包时候你把我和兵马俑捆一起还给国家吧,咱一起吃公粮去。“

“怎么有你……唉,周泽楷你买个三明治干嘛。“

两人还在闲得蛋疼地争着,周泽楷已经拿着个打包的三明治递过来了,“你说有人没吃饭。给。”

“多少钱我给你。”这回争了半天的两家伙倒是爽快地一起掏出了钱包,没料周泽楷却是笑得直摆手:“不要钱的。”

“唉?”

“好看。”周泽楷道。说完整了整那件被他穿成雨衣似的宽大风衣,“去机场了,回国见。”

“好,回国见。”叶修乐呵呵的也朝他摆摆手,扭头把三明治放到吴羽策手里,“看吧,人家帅得不要钱。”

“先生是您叫买单吗,一共36磅,谢谢。”叶修正嘲着呢,服务生走了过来。

TBC

评论(4)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