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明明4

啊~目前已知的CP叶方周一定有!别的看tag……haha


4

长达半年的展览终于是顺利收官,吴羽策跟着省院老教授押着国家财产回西安,方锐这边便算就地放假了。

叶修的行程一直很紧,这边送走教授,那边就在方锐临时租的房子里凑合了一晚,一早醒来,是方锐撅着的大白屁股对着他,睡得昏天黑地的模样。

这次的展期极长,又是异国,凭着叶修单打独斗的策展人身份,本来是完全不想接手的。他原本野心就不大,通常是向基金会借点钱做做他认为好玩的展子,有一两个助手在他忙不过来的时候搭把手就行。但是这次老爹手一指,就那么把儿子上交给了国家,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叶修两眼一抹黑,转头就抱着方锐,什么“锐啊你不能抛弃我”“锐啊我只有你啦”怎么无耻怎么说,愣是把方锐弄到英国代他驻守了大半年。

方锐当然累了,而且是累死了,就算叶修终于在闭展前赶来,也并没有力气找他打炮,好不容易这一阵忙过去了,无论如何都先睡个饱,等他一觉醒来,叶修自然是已经走了,急着回国干嘛他是不知道,不过叶老板说了,可以给放半个月假,咱们15天后杭州见。

方锐抹了把睡得糊里糊涂时挂在嘴边的口水,默默吐槽,突然说放假都不知道去哪里玩好嘛!

一个男人旅游实在比不过一个女人,去欧洲大陆才转了几天,方锐就开始想念国内的小伙伴,抓起手机就给最近这半年和他朝夕相处同命相连的吴羽策去了个电话,那边一声愤怒的“喂”后,方锐就知道不好了。

“刚睡着你他妈来电话,有屁快放。”

方锐说:”哦哦哦不好意思,你咋今天这么早呐,在伦敦没见你12点前回来过啊。“

吴羽策叹了口气:”明天一早飞机,能睡会儿就睡会。“

”去哪儿呢,教授都不给你放个假?“

”上海。”

“找周泽楷吗?你那论文写多久了都,还没完呢?”方锐习惯性地揶揄着。

吴羽策从鼻息里哼出声:“你管我。”

方锐大笑:“行行行,周泽楷那儿好玩,好玩行了吧!你多玩几天,我这就回来!上海是吧,那我就买到上海的了~”

“随便你,到了电话我。”

方锐挂断手机,高高兴兴地定了回国机票,转念想想,这么一来他好像马上就能看到传说中的周泽楷了?

 

吴羽策确实是去找周泽楷的,他那论文被展览耽搁了大半年,所幸的是,倒是因为拖着的这段时间,周泽楷家因为老爷子过世,收拾出不少老货和旧资料,想着吴羽策或许用得上,就让他自个儿来看看。

吴羽策到的时候,周泽楷刚从教堂回来,额头上滋滋冒出的汗都还没来得及擦一下。

“周六也去?”吴羽策笑着问了句。

“有婚礼,去帮忙。”周泽楷把他让进屋子,老式的笨重木门在身后砰的一下自动合上,吴羽策本是有点被吓到,转头去看,正对上周泽楷的眼睛,他以为吴羽策在看他,于是还挺不好意思的低低头,像是被看穿的小孩,轻声道了句:“新娘子…好看。”

这倒是把吴羽策给听笑了:“知道你喜欢看新娘子,我刚才不是这意思啦。”

周泽楷眨眨眼,说:“恩,天使。”

”行了,不说这个了。“吴羽策顺手拍拍他脸颊,多少带着点怜爱,口中却已经转了话题,”民国这块的资料全靠你帮忙,你也知道我那边论唐汉一抓一大把,到民国的部分就苦逼了,明明是近现代,但和你这儿一比倒是弱势了许多。“

周泽楷乐着一边听他叨叨,一边找出已经整理出来的那些报章杂志,还有些笔记,里面甚至有相当现代的旗袍设计图,完全不亚于时装大师的笔触,想来是周老爷子留下的。

吴羽策一页页翻看着,时而做些笔记拍照,看着看着他说:”周泽楷,我有时觉得你是对的。”

周泽楷玩着手里的手机游戏,“嗯?”了一声。

“我自打做这个论题以来,就开始有点理解你了。“吴羽策一边奋笔疾书着,一边嘟哝,“你看这上下五千年的姑娘,无论哪朝哪带都漂亮透了。”

周泽楷瞪着乌溜的眼睛,笑笑地望着他,没接话,吴羽策一抬头,又是见他这么看着自己,也是摇头笑,“别这样,我可是想好好找男朋友的。”

周泽楷无疑显得失落起来,丢下手机坐到吴羽策身边,明亮的日光从木漆斑驳的窗棱中穿透,背光中两人并肩坐着,些许沉默。

最后还是吴羽策先破功,放下笔记本朝前推了些,“好吧,我们说好的帮忙可以,不能做。”

周泽楷憋憋嘴,还是点头“嗯“了下,就着软软的发丝凑在身边人脖间蹭了蹭,牵过他微温的掌心,附在自己身下。

TBC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