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邪花】月黑风高夜……咳咳

*好久没写盗笔了,随便码点找找感觉先

小花喜欢高处,在我上面的树丫上靠着,坎肩取了些工具,就跳下树说要去附近看看。我知道他想去巡逻,生怕没提前发现危机陷阱,这十年来,我身边聚集了不少这样忠义的兄弟,我抛了块干粮给他让他带着,抬头发现小花正收起手机。

“没信号?”我问。

小花看了我一眼:“你说,他还会不会还记得我们?”

记不记得又能怎样,难道说发现闷油瓶不记得我们了还要生气地把他关回去吗?更何况,一等十年,我们兴师动众来到长白山的目的又岂止因为一个闷油瓶。一定要说,也许就像之前他们讲的一样,张起灵不过是一个载体,他带出来的那个青铜门背后的东西,才是我们想知道的,他关乎到我们家族,甚至老九门整个一系的过去未来,我要来做个了断,这一点小花应该和我也一样。

其他人,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小花没有接我的话,因为他的本意也不是想知道记不记得这种破事,随口说说话而已,就像他有时举着手机照完镜子后会问我他好不好看一样。明明他早就自己给自己盖章他们姓解的都好看了。

这人对大多数东西都没什么感情,为了达成目的,万贯的家财,说不要都可以不要,骁勇的下属,说散了就可以都散了。这是一种特别可怕的性格,但从三叔失踪,我接手盘口开始,我就一直在让自己学着像他那样成长,因为我知道,以后身边再也不会有人来为我的感情用事买单。

我们爬的这棵树很高,上面没有别的遮蔽,月光把这片枝桠照得白晃晃,小花靠在上面,周身也被映得像嵌着圈柔光,远看就像个金光大佛似的,我觉得好笑,实在没忍住,最后还是被他发现了。

这家伙两三步就跳到我占着的那根丫枝上,轻巧得就像他自家楼梯,我却得死死抱住树枝,以防他跳下时一个震动把我给震下去。

“笑什么呢?”小花随手扯过我边上的那条细枝顶着我鼻子问。

我嘿嘿笑,这不是明知故问么,你爱听我就再说一遍呗,说一遍又不会死,于是我清清嗓子道:“你好看,我高兴。”

我说的是事实,他确实好看,笑起来更好看。有时想发呆的时候就朝他看一会儿,他会一巴掌推开我,叫我去看天看海看树,每每这样我就会很无耻的说,解雨臣你就是我的天我的海我的树,我知道很恶心,不过管用。

我盘算着这会儿把他抓过来亲一下应该没问题,不过就在我双手刚刚有这个企图的时候,我想起来我们还在树上……

小花眼尖得不得了,在我稍微松开一点抓着的树枝时他就笑了出来,偏还扭头装作看风景,“今天的星星好亮哈。”

我气极了,不过这些年在他的情操陶冶下,我也不是吃“素”的。他刚才为了拉到不远处那根细枝逗我鼻子,大半人都倚在我身上,而现在,我要做的,只是稍微顶一下膝盖。

然后我成功地看见小花怒了。

嘿~

 

TBC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