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明明【5

5

叶修找到张佳乐的时候,张佳乐正趴在机子前睡着,抬头一看渲染结束已经过去不知道多久,赶紧另存了一下,才起身开门。

“干嘛呢一大早的打劫呢这是!”

一见叶修就窝火这毛病怕是这辈子改不了的。

叶修把手里快餐店纸袋叠一叠丢过去:“哥可是来送温暖的,赶紧谢谢我。”

张佳乐确定自己在看到那个快餐店logo的时候确实温暖了一下,紧接着他摸到了纸袋里实实在在方方正正的一沓子人民币。

叶修夸张地咧嘴笑了下:“怎么样,这是上次被你吐槽像PPT的画展分红,哥够意思吧!”

张佳乐怒骂:“但是早饭呢?你一大早扰人清梦都不知道带个早饭吗?素质呢!”

“你家没有吗?我也还没吃,啊呀你看看都活成什么样了,真的什么都没有,行行行,哥来烧水给你泡面,怎么样你要海鲜还是香菇?”叶修自顾自的翻了一遍张佳乐的厨房,最后拿着两盒方便面出来。

张佳乐忍无可忍坐回电脑前,拿外套,叶修抱着两盒泡面还跟了进来。

“哟,在做《孟小冬》的活啊。”

“嗯,早先答应李轩做的调色”张佳乐随口答应着,“这周得给。”

叶修凑过去看,播放器里老生的演员油彩画面戴着髯口,可惜音响张佳乐嫌吵就关了,听不出唱腔,不过叶修还是一眼认出了那是唐柔。

“来快进个楚云秀看看,哥天天看唐柔,都看腻了。”叶修指着电脑,还指使起了张佳乐。

张佳乐正穿外套,就吼他,“急什么,唐柔就替了几个镜头,后面就是楚云秀自己了。”话音刚落,画面里石库门一开,穿着素色方格旗袍的“孟小冬”就走进了镜头,灰蓝相见的丝绸垂到脚背上两公分,恰到好处的收放,严丝合缝地勾勒着女演员的腰身。

叶修抱着泡面在怀里愣神地看了会儿,直到被张佳乐一巴掌拍过来,“喂!说好的是gay呢!”

“gay就不能看妹子了?说好的平权呢!”叶修的反驳听起来还有理有据。

张佳乐切了一声,没理他,过了会儿道:“这块料子确实是孟老板去香港前留在上海裁缝那里的,杜明这次回国,老裁缝本来要把东西还给他,那小子也挺客气,请老裁缝做了成衣给剧组,用完又回赠给了周老爷子,谁想老爷子突然就没了,遗嘱也没说清楚,现在好了,二十八件全在那姓周的小王八羔子手里,听说下月微草堂就要拍卖了。”

叶修眯眼听完,评论道:“你知道得有点多嘛。”

张佳乐不屑地挥挥手,“还不是小楼说的,每次和他们那帮人出去喝酒就有无数八卦听,妈的,不过你说那小王八是不是傻,微草堂给他保密的紧,傻逼自己到处去炫,就怕人不知道丫那些东西是抢来的。”

“小王八叫什么记不记得?”叶修饶有兴趣地套着张佳乐的话,“周泽楷?”

“不是不是,不过也是周泽什么的,夜总会太吵,听不清楚。”张佳乐不耐烦摇头,实在是因为回过神来就明显地感觉肚子饿得慌。

叶修乐着把他踹去刷牙,静下思路只要稍一整理,就明白了其中的因果,摸出手机二话没错先给王杰希去了个电话。

王杰希不卑不亢听他讲完,问:“既然你说拍品的所有人有问题,证明?或者律师函呢?”

叶修两眼望天,他当然什么都没有,说到底周泽楷的家事还轮不到他来插手,不过人有时候想做一件事的时候,确实会像着了魔一样,就像17岁的夏天,他义无反顾地从家里跑出来。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这二十八件旗袍流拍,喻文州就是你的,我不会再和你抢。”叶修单手摸出烟,抖了一支出来咬在嘴里。

电话对面顿了足有三秒,安静得叶修以为断线了,不一会只听王杰希说:“可以。还有,我要的是喻文州的琉璃,不是喻文州。”

叶修放声大笑了出来:“行行行,喻文州和琉璃我都不和你抢,你放心!”

那边张佳乐正抓着发胶从厕所出来,“什么事这么高兴?”

“下月微草堂拍卖会看来有好戏,你去不去?”叶修挂了电话开始浑身上下的摸打火机。

张佳乐想了想说好,他刚才隐约听到叶修在说喻文州什么的……

 

TBC

评论(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