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明明 7

前文在下面这个tag里……

叶方周有#%……&……*(&——#)

7

大约是在叶修坦白从宽的大半年后,那天两人去找基金会的妹子们蹭饭,姑娘们成帮结派拉了四五个同行,直接把两人喝趴下。最后还是唐柔甩手让自己司机把两人运回去的,再后面的事儿就是一觉睡醒叶修在床上,方锐在地上了。

宿醉后脑仁特疼,叶修挣扎了两下也没能爬起来,便伸出个手到床下去挠方锐的头毛,偏偏方锐还没醒,被揉了之后身子朝床底下一卷,努努嘴像只大金毛似得又睡了过去。

天知道司机大叔把他们扛回去后是怎么安置的,但是至少大家都明白一个正常人不会故意把不省人事的家伙放在地上,虽然司机并未深究为什么这家两个男人只有一张床。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方锐武力值不够半夜被叶修一脚踹下了地,二就是方锐自己半夜醒来发现和叶修同床共枕后自己爬下去的。两种可能叶修觉得都挺不是滋味。

叶修趴在床沿,看揉不醒他,两根手指一出奔着方锐的鼻子就捏了下去,道:“锐啊,上床来睡。”

三五秒过去了,方锐照旧没动静。这人但凡不是死了,睡觉时被捏住鼻子是无论如何都会惊醒的,等了半天,方锐还在那儿憋着气装睡,叶修那也自然是明白的。

“这么耗下去你是要憋死自己啊?”叶修手上不松,反倒又给他把鼻子堵紧了些。

方锐又努力了一会儿,到底是玩不过叶修,只能认命地睁开他的大眼睛:“你干嘛,大清早。”

叶修好笑着拍拍床侧,“上来。”

方锐撇过脸去:“不卖!”

“哎我说你……”叶修话到嘴边顿了顿,一伸手拽着方锐领子直接拖了上去,方锐大叫非礼,也不知道真的假的,折腾半晌,等再盖好棉被睡懒觉的时候,方锐发现自己正以一种僵硬如木乃伊的姿势绷着手脚趟在叶修身边。

叶修瞅了他一眼:“干嘛呢,又不会吃了你。”

没料方锐扭了扭身子又往边上靠靠。可惜这个动作太大,叶修当即口头表示了很受伤。

方锐眨眼看他,吧噔吧噔的,难得的话少,叶修看着他那模样,二话没说就将人一把搂了过来。

那天方锐楞是没挣扎分毫,就着叶修的臂弯又睡了个回笼觉,彻底醒来的时候叶修在他一边抽烟,还没穿上衣,此情此景宛如昨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方锐张张嘴自己也有些吃惊,然后叶修说:“反正都这样了,不干点什么吗?”

这是方锐搬进这间房子时万万没有想到的,虽然他有想过。但只是想过而已,他从没指望叶修能从工作以外的角度看上他,一开始是不知道叶修喜欢男人,后来是因为知道了叶修的过去。

就当是白日宣淫,两人被子一蒙开始接吻,互相宣泄着太久没有用过的温柔,方锐一度还喊着叶修的名字,因为当身体真正接纳进他炙热的顶点时,方锐清晰而绝望地发现,自己真的喜欢这种感觉。

事后叶修又点了支烟,分他一口,方锐抽不来,一口就喊辣,伸着舌头晾出来扇风,被叶修又偷了一口亲吻。

“哥怎么样?”叶修看着他吃瘪的脸,特别好笑。

方锐手本来圈在叶修腰间,听闻又往下探了探夸道:“特带劲儿。”

叶修啧了声,“想点好的行不行,你这人咋老是下半身思考。”

说得你不是似的!方锐想吐槽,嘴一张,才发现叶修的意思,敢情这是在进一步表白吗?

方锐这回可不敢胡来,如果是别的什么人,可能就他那性子,嘴一闭一张一个玩笑就过去了。可眼前的,是叶修。

方锐舔着下唇,也没让叶修等太久,摇摇脑袋告诉他:“如果我初恋死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认真爱上个别的什么人了,何况,你还曾经心许过一个这辈子都得不到的直男。”就像是个早有准备的答案一样,他就那么玩着叶修的裤头,说了出来。

“你先别解释,我没说你做不到。”眼见叶修想解释,方锐直接截了话头,“我只是觉得我做不到,一件自己都没信心能做到的事,我怎么能指望别人。不过你这大床真挺舒服的,空着也是空着,我今晚还是趟这儿行不行。”

“……好。”

叶修有时候觉得自己永远也分不清方锐嘴里蹦出来的哪句玩笑哪句真,只能由着他,就这样吧,或许保持一种单纯的关系确实对大家都好。

 

而现在,方锐捧着大碗的面条,坐在周泽楷对面,看着他和吴羽策说说笑笑,还挑了吴羽策碗里的辣椒放自己面汤里搅了搅,他突然有点嫉妒吴羽策,尤其是周泽楷后来接了个电话,和对面说了几句后又把电话递给吴羽策时两人相视一笑的模样,方锐恨恨地给自己嘴里塞了一筷子熏鱼,“嗷”得一声给鱼刺扎嘴里了。

 

TBC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