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明明11

 写到11终于cp大方向有点明确了呀

叶方周

乐喻王

孙策?轩策

没错这是个九宫格…………

点那个贵乱tag可刷前文嘿~


11

方锐知道吴羽策进李轩的剧组后,几次三番要求周泽楷带他去探班。周泽楷总是哭笑不得,爷爷留下的旗袍是你们要帮我抢回来的,展子也是你们要搞起的,现在我可是在全力配合呢,你怎么能丢下这摊子事儿自己去完全不相关的剧组玩?

方锐不依,说咱就当去问李轩要点之前《孟小冬》的电影资料,有什么不可以的?

李迅无辜地抱着硬盘:“敢情我是死的?你这么去找我老板,老板还不扣我工钱。”

方锐抓心挠肝的好奇那个电影片场几人都知道,无奈手上这摊事,不是他干就得他老板叶修自己干,于是横竖一死心,抓起电话去问了叶修。

叶修那会儿正和喻文州打着小九九呢,微草那边拍卖后扣除总总,到喻文州手里有近500万的收入,这种琉璃艺术品中算是个相当不错的成绩,叶修翘着二郎腿,烟捏在手里都快烧完了,对面喻文州不为所动。

叶修问他:“翅膀硬了?真要自己干?你这五百万搁二环不过买间厕所好吧。”

“我知道。”

叶修又说:“那这样吧,你真要做?哥做你天投怎么样?我估摸着你这琉璃博物馆也不用很大,主要就一个展厅嘛,再辟一块购物或者咖啡厅,这样算的话差不多需要……”

“我已经谈妥融资了。”

叶修瘪瘪嘴:“小喻这就你不对了,你什么都干完了,还来找哥干嘛呢?我可是很忙的。”

喻文州眉眼扫过叶修面前的烟灰缸:“你说,博物馆的设计找张佳乐合适吗?”

“他又不是设计师。”叶修懵了下。

“但我需要他的想法。“喻文州也是不依不饶,”何况他的色彩感是天赐的,我们比不了。“

叶修摊摊手:“那随你,你可以自己找他。上次吃饭的时候你们不是有认识。“

喻文州点点头,“没错,但我想向你了解些关于张佳乐的……别的……“

“呵,王杰希知道吗?“

“也许吧。“

 

叶修其实真的是个好老板,方锐坚持要求旷工后,只能自己飞了趟上海。到的时候,又是一个雨天,周泽楷还没起床。

叶修扣了门环,那是种非常老式的石库门,框框两下混在嘈杂的雨里非常大声,周泽楷突然就那么惊醒了。

门外是打着伞的叶修,没什么行李,和在伦敦第一次见到他时一模一样,照旧带着些许疲惫,笑起来有点讨厌却也不能真的讨厌起来。

周泽楷揉揉眼睛,说:“早。“

叶修收了伞进屋:“你到也是好养,一点起床气都没有。”

“哦,那边早饭。”周泽楷顺手指指桌子,压根儿还没反应过来叶修在说什么。

叶修没客气地拿了根油条,见周泽楷转身进了卫生间梳洗。

“东西搁哪儿了?”

“楼上,我房间。”周泽楷刷着牙,咕噜着声回答他。

叶修沿着木楼梯向楼上走,一间尚未整理又木门大开着的屋子现在就是周泽楷的,一溜人台从门口摆到床边,任何一个空隙都不放过。叶修随手数了数,展示出来的大约十二三个,不到28的一半。这时候,周泽楷已经站在了他身后。

“放不下。“他解释道。

叶修也猜到了,他手里拿着油条在吃,不敢靠近,退后两步到周泽楷身边:“那你为什么选这几件放出来?特别喜欢?还是别的什么?“

周泽楷想了想,没想出个所以然,只是走过去轻轻摸着人台上展示的那件淡紫色云纱制成的旗袍,漂亮的剪裁,玲珑有致。

“好看。“周泽楷说。

“她们……特别好看。”他又补充道。

 

而与此同时,李轩脱口而出的”好看“两个字,换来的却是吴羽策一句”有剪刀吗?“

楚云秀好死不死地递上了一把,只听嘶啦一声来自布匹的长啸,造型师从淘宝买来的“汉服”彻底沦落成了抹布。

李轩急了,大喊啊哟哟吴老师您别生气啊!

一边楚导拍手趁快,“小吴,这边交给你我就放心了,我去那边看下,李轩就交给你修理。”

李轩心疼地抱着一地破布,絮絮叨叨着浪费啊好浪费啊,吴羽策这一刀子下去,剪的是影楼布,撕碎的可是金牛座制片人一颗精打细算的心。

吴羽策不理他,继续有理有据的教书育人,从初唐女性流行服饰,到各个阶层所用材质配饰的区别,所有不符合历史的,全部无一幸免,扭头就见道具师碰着一只浓墨重彩工艺极为浮夸的南瓜盅进来。

“这干嘛的?”吴羽策问李轩。

李轩赶紧把东西抢下来,“我……我……我买给我家大侄子玩的。”

吴羽策摇摇头:“玻璃制品最好别给小孩子玩。”

李轩点头如捣蒜一边答应,一边凑了上去,“那个……吴老师,和你商量个事儿?”

“你说。”

“下回咱在楚导面前能不能给个面子,孙哲平已经进组了,你这让他一对比不是更不喜欢我了。”

吴羽策嗤笑了出来,想这李轩也是为个楚云秀操碎了心。

“到底哪个是孙哲平,你至于这么紧张?”吴羽策也是颇为好奇。

李轩暗暗把他拉到窗边,朝着不远处一个穿着龙袍正坐大遮阳伞下休息的人指了指,“就他!”

吴羽策眯眼望过去,那人正接了水杯喝茶,又递还给助理,取了剧本看了两眼再放下……简单的动作,在别人看来根本没什么奇怪,可吴羽策却已经多少明白了。

于是他拍拍李轩的肩,安慰道:“不用担心,他是gay”

李轩愣了下,“你说什么?”

“我说孙哲平是gay。”

“艹!你怎么知道?”李轩张大了嘴惊呼。

吴羽策皱了皱眉头,这种事还真的说不上什么因为所以的,那就是种感觉,气场而定,几乎不可能看错,却又不会有十足的证据理由。

“这样吧,给我二十四小时,证明给你看。”吴羽策道。

 

TBC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