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明明19

19
张佳乐从院子里浇花回来,见喻文州正惬意地躺在厅廊的竹榻上,一手搭在肚子上,随着呼吸起伏,好似睡着了。
张佳乐过去放下花洒,倒了凉水自己喝起来,喝了一会他道:“我这宅子隔壁那家买了可是开客栈的,这个季节一间屋子能租个小一千,您这强行同居都快一周了吧,你乐哥早告诉你了,我真不是设计师,你那号事我干不了。”
喻文州侧过身还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在透过石廊缝隙的阳光下眯了眯眼睛。
“我就是觉得你合适。“他说。
张佳乐无奈了:“你那琉璃馆,其实很简单,上什么日本北欧弄点性冷淡家装就行,说实话你资金也不算充裕没什么大动干戈的必要。况且到我手里……你就不怕展品一进去博物馆就成了个五颜六色的大公鸡啊!“
“不会的。“喻文州超有信心,”你不会让它变大公鸡的。“
“真是……哪儿来的迷之信任。“张佳乐把喝剩的半杯凉水仰头朝自己脸面扑了上去。
喻文州看着他笑,说:“叶修给的,他说你行。“
张佳乐眨眨眼,噗嗤笑出来:“你这人真有意思,叶修说的你也信!”
“至少这地方不错。”
这地方当然不错。张佳乐爱好广泛,又色感惊人,平时做电影调色的工作完全不能满足他的创造欲,想法多到无处宣泄对一个艺术家来说会憋死,这个喻文州太明白,尤其是他本人的外在还维持着一个优雅都市人的模样,做不到张佳乐的肆无忌惮。当得知张佳乐在这山清水秀之地暗搓搓搞了个私家染坊玩,他根本抑制不住要来看一看的冲动。然后他就这么不请自来了。
用黄少天在朋友圈的评论来说,“这他妈怎么像原始社会?”
在喻文州晒出的照片里,这个地方照明靠的是阳光,井水泛着明媚的折射,山高挡不住夜晚的星星,密林遮不了来时的云,形状好像张佳乐晾在院子里的麻布,五彩缤纷地,誓与满园春花比肩。
张佳乐换了件绛红色的对襟,袖子挽到小臂,开始做饭。
“吃什么?”他还是征求了一下喻文州的意见。
喻文州抱着把柴站在他身后:“听说柴火饭很好吃。”
“白饭啊?”
“嗯”
“你在这儿确实像个吃白饭的。”张佳乐摇头吐槽,一会儿又强调了一遍:“琉璃馆的设计我是不会答应你的,你玩高兴了就自己回吧。“
“哦“
喻文州也没缠着他,放了柴火一会就去外头接电话了。来电人是李轩,这家伙和喻文州交情其实不深,但是认识的年月倒不短,可以追溯到大学时的社团活动,而如今基本维持在每年春节都能收到“制片人李轩给大家拜年啦”这种短信问候的关系。
“文州啊!好久不见!”李轩开场白还是和上回同学聚会时一模一样。
喻文州说:“你啊,嘘寒问暖不如……“
“红包已经发了!你等会查微信。“李轩赶紧道。
“呃,什么事你说。“
本来想开他个玩笑的,那知这家伙还是如此耿直,倒是弄得喻文州不好意思了。大家都是场面人,即是老同学,其实也不用绕着弯,喻文州算是开门见山了。
李轩也不客气,巴拉巴拉地就把想找喻文州定制几件拍摄道具,然后经费有限,能不能给个团购价或者脸熟价再或者友情赞助几个电影宣传的时候顺便给你打广告的事全说了一通。
“你这金牛座制片居然舍得花钱了?“喻文州一边听就一边笑得不行。
“舍不得孩子讨不到狼,舍不得钞票泡不到郎啊。“李轩狠狠感叹了把,倒是把喻文州惊讶得不行。
“你和云秀……?“他小心地问起了楚云秀,这事他们那届的基本都知道,李轩也从来不是个藏着掖着的人,上次聚会的时候大伙儿还一边嘲笑一边心疼了他一把。
“这事说来话长啊,当初为了楚云秀这戏我辗转到西安找了个搞唐史研究的老师给我们监修,老师严格啊,淘宝来的破裙子全给他撕了,路边五块钱的盘子也砸了,这不只能来找你定高档货了么。“李轩也甚是老实地全给交代了出来,话里话外这语气以喻文州的心思早就听出来了。
喻文州想了想问:“所以,这位老师现在还没答应你?”
李轩苦哈哈道:“岂止没答应,人家前两天还和孙哲平……哎不说了,宝宝心里苦。”
“不恶心我还能帮你!”喻文州冷酷道。
李轩顿时惊喜地喊起来:“文州你这是答应了?”
“不,我是说可以给你提供高定,不用钱,但是电影宣传要全程带上琉璃馆,你可以吗?”喻文州心中飞快地打着算盘,嘴上已经开起了条件。
李轩在电话那头满口答应着,好好好,行行行,等下给你个赞助商权益方案,然后他道:“不过要什么样子的,得吴老师定图纸哈。”
喻文州眼光飞闪,瞟到不远处正煮饭的张佳乐,便笑了,他说行,你把吴老师带过来,式样我们当面沟通好了。
“行啊,你在哪呢?我约他。”
“腾冲,张佳乐这里。”喻文州笑答。

tbc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