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明明20

20

叶修的连夜离开,在周泽楷又一觉睡醒后,终于后知后觉的隐约感受到自己的失言。

准确地说也不能算失言,周泽楷就表述了一个事实而已,只是,他没能够解释得清楚罢了。在过去留恋在他床畔的男人里当然也不乏对他有更多期许的,只是他一贯的寡言让大多数人在火苗刚刚起来的时候就心底凉了一半,能听他把话说完的,甚至能在事前就逼着他把话说清楚的,掰着指头数也就那么几个,吴羽策是其中之一。

很有趣的是,虽然到头来他们什么都没发生,周泽楷还白交代了一把性取向,这几年过去了两人竟然还维持着亲密的友情。

所以周泽楷在接到方锐电话的时候会那样想:方锐知道自己的事吗?吴羽策和他这么好会告诉他吧?如果不知道,方锐一到上海就约他去酒店又是怎么回事呢?第二个叶修吗?

周泽楷想了很多,到底还是去了,就在离机场不远的酒店,显然方锐是来时就想好要这么做了。他有些忐忑地敲门,开门是已经洗完澡的方锐。

“酒店总不会碰上你妈妈突然回来了。”方锐开门见山。

周泽楷默默关上身后的门。算来这是好多天前的事了,在叶修到上海前,吴羽策回西安后,只有他俩每天窝在家里胡闹那会儿。

“继续吗?”周泽楷动了动嘴,望着方锐的眼睛,妄图猜测他那话中是不是还有别意。很遗憾,方锐直接得不得了。

指指浴室问他用不用,接着就帮他解起了扣子,周泽楷没什么理由拒绝,年轻的身体有散不尽的精力和欲望,方锐一层层撩拨,周泽楷就一分分的沉沦,火热膨胀在身体里,摩擦点燃欲火,他能感受到方锐在亲吻他,从额头到鼻尖,双唇到颈脖,几近迷恋的吻,流连在他身体的每一寸皮肤,方锐的舌尖在用语言以外最直接的方式告诉着他自己对他的爱恋,然而周泽楷却翻过身,换了个更深的姿势,说:“这里,还要。”

方锐当然给了,就像所有对周泽楷动过心思的男人一样,谁也扛不住他在床上带着咽唔的请求。方锐脑子里不合时宜地略过吴羽策当时的话,“他喜欢女人,喜欢得不得了。你那玩意儿就是按摩棒,别不承认。”

有些人嘴毒得,还当真有点讨厌。

方锐愤愤不平地想着,勃起的欲望被周泽楷内壁包裹着却是当前的事实,他的意识让他没时间想太多,有时候人类也是神奇,为什么所谓最美好的爱情最后都会沦为打桩运动,然而有人从一开始就毫不在乎和谁打桩。

这么想来爱情还真有些浪费,反倒是这会儿满身淌着两人高潮后留下的乳白黏液的周泽楷跟让人有征服欲。但这显然是两回事。

方锐抱着周泽楷缓了好久,最后倒是周泽楷先伸手揉着方锐短短的头毛说:“其实,我喜欢女孩子。“

方锐抱着他故意不动弹,起伏的胸口却已经紧紧地贴着周泽楷,压在他身上,越发加速的心跳清晰得让周泽楷有些不敢往下说。

“为什么要告诉我。“方锐嘟哝。他有这个心理准备,但是亲耳听到依然紧张得不得了。

周泽楷顿了下,轻轻唔了声:“怕你生气。“没错,叶修就是个前车之鉴。

“我现在也很生气啊。“方锐语气有些郁闷,这让本来就不怎么能说会道的周泽楷毫无还口之力,只能由着他生气。

方锐见他不说话了,伸手捏了把他腰身:“女孩子哪里这么好了?有我好?“

这问题问得,周泽楷眼睛都亮了,女孩子当然好了,哪里都好!香香软软玲珑可爱,无论是苏姐姐黑色的长发,还是楚姐姐的长腿,都好看得浑然天成,每个女人都漂亮得那么与众不同,尤其是她们披上白纱的时候,就像天使一样完美,她们的存在是造物主对人间最大的善意。

但是周泽楷内心的奔腾也没能让他组织出一句话,只能眨眨眼睛回答方锐:“你不是女孩子。”

方锐咂嘴,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抓着周泽楷的手腕思考了半天,最终决定不负春光又哼哼唧唧地要了一次,直到两人满身狼藉精疲力竭地一头躺倒后,方锐才捏了把周泽楷的脸,把头埋在枕头里闷闷道:“周泽楷我要追你,管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我不会放弃的。”

周泽楷扭头静静地看了他一眼。

他说:“别。”

然后顶着多次宣泄后疲倦的身体起身离开了。

TBC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