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明明21

21

楚云秀的片场继续赶着进度,孙哲平跑完这个大龙套,两手一拍走了,武则天的故事在李世民死后才真正开始。

出演李治的是同样咖位不小的于锋,可偏偏是个处女座,还是男人,纠结起来拖着导演一场戏得来回个十一二遍,还要喃喃总觉得哪里不对。

那日也巧,吴羽策正拿修正过的纹样去找楚云秀,又见于锋在拍摔盘子的戏,哐哐哐~在三个盘子的牺牲下拍了三条,于锋手里已经抓了第四个盘子道:“感觉不对,我们再来一条。”

楚云秀一身皇后模样顶着满头发饰坐在监视器后面叹气:“行行行,再来吧。”

“于老师等一下。”吴羽策指着于锋手里的白瓷盘子赶紧喊停,“这盘子我记得说过不能用,谁又拿过来了?”

“哦,轩哥讲反正也是没用的,就给于老师拍这场戏的时候砸了吧。”一边的道具组小伙子和吴羽策这些天下来也很熟悉了,也没管这满场的大腕儿,直接给答了。

吴羽策气得眼冒金星,一把抢下于锋手里盘子:“高宗年间哪有镶这种边的白瓷盘,以为他们家吃鱼呢!”

一窝灯光摄像场务助理围在镜头外,不明觉厉地点点头,然后怎么办?还拍不拍了?

楚云秀一扭头:“李轩呢?”

不会儿李轩蹦蹦跳跳过来了,一看大家都怜悯地望着他,忙问:“怎么了?”

于锋清清嗓子道:“给朕准备一套玛瑙酒杯来,要兽首的那种。”这是等李轩到岗期间吴羽策碎碎念教他的。

李轩哎呦了一声:“砸玛瑙啊?”

楚云秀咳咳了下:“也不用真的,看着像就行。不然皇上生气起来砸吃鱼盘是挺请客吃饭的。”

于锋点头:“没错,难怪我砸了三个还是没感觉。”

李轩心里把他骂了九九八十一遍,钱啊~都是钱啊!然后扭头看吴羽策,正把剩下那些不应该出现在唐朝的盘子正一只一只的掰断。

李轩赶紧冲了上去:“吴老师吴老师,小心手!”

吴羽策看了他一眼:“上次叫你去定的彩陶,酒盅,水晶杯还有……”

“定了!已经定了!”李轩赶紧打断,“喻文州你知道吧?大师啊,工艺美术界琉璃装饰界大师啊!我同学,怎么样~答应免费给我们定做。”

“哦,听说过。”吴羽策点点头,对这点他看起来还挺满意。

“不过喻大师说了,什么模样什么色彩的得您自己去当面和他沟通,怎么样我们什么时候去一趟?“李轩乘机发出邀请,约起了吴羽策。

吴羽策对工作方面的事,向来是有求必应的,想也没想就答应了,答应了才想起来问:“怎么去?喻老师在哪儿?“

李轩搓搓手,嘿嘿地笑:“哦,最近大师在云南度假,你回去整理整理我们明儿一早就走怎么样?腾冲怎样?你也没去过吧。“

虽说吴羽策一路上都默默腹诽着李轩我信了你的邪,而且李轩那点心思也已经很明了,在吴羽策面前都丝毫不带掩饰的,而吴羽策除了刻意地和他保持些距离,不至于让他误会外,也做不出别的什么事,毕竟戏还在拍,剧组还要待,工作还要继续。

腾冲确实是个度假的好地方,一路上天高水长,气温中带着泥土的潮湿,张佳乐所在的这个村子不难找,不少载游客的巴士都能到,一间间瓦房找过去,茫茫客栈中就有一间是张佳乐家。

李轩远远看见喻文州挽着裤脚在门口收布,一匹匹的五颜六色迎风招展。

“喻大师!这是在……行为艺术呢?”李轩纠结了一下,随即夸道。

喻文州瞟了他一眼,便见到跟在李轩身后的吴羽策,年纪轻轻不苟言笑,是那种模样挺干净的书生样,看着不算好交往,却也不是有坏心眼的人。

这边正收拾着,张佳乐捧着个小染缸跑了出来。

“哟?我看看这谁啊,李轩我和你讲哈,我这儿1千块一晚上,你住不住?”

李轩赶紧地上去帮忙:“乐哥乐哥~您的私宅呀哎嘿嘿,别说1千块,1万块我也住。”

张佳乐脱了手套在边上一搁,便去拧李轩肚子,“卧槽什么情况,金牛座的制片人肯花1万块度假,你说,你是什么东西附身李轩了?出来~快给我出来!”

李轩痛得哇哇直叫,然而喻文州和吴羽策都并不打算帮他,两人自顾自互换了下名片径直去了屋内聊正事了,过了好久,张佳乐甩着汤勺来问大家晚饭吃什么的时候,李轩已经换了件青蓝色的布衣,拿着蒲扇大摇大摆地晃进来。

“乐哥染的新款,怎么样好看不?”他问。

这么贱,吴羽策真的很想说不好看,但问题是,这布色又确实好看得紧,天蓝中淡淡的青绿,近乎天空的通透。

喻文州手里拿着吴羽策画给他的图纸,看了李轩一样道:“这扣子要是换颗翡翠可得上天。”

吴羽策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喻文州说的当然没错,青衫翠扣的女子放百年前也是素雅华贵的典范了。李轩强行狡辩了几句,张佳乐甩着锅勺就敲他脑袋去淘米。

“乐哥。”吴羽策喊了他一声。

“哎,小弟弟你说。”张佳乐笑眯眯地。

“那布真好看。”吴羽策诚恳地道,“我有个朋友是上海人,家里做旗袍的,能不能和您留个电话,我觉得他会喜欢。”

张佳乐眼咕噜子一转,乐了:“行啊,孙哲平他有我电话。”

TBC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