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明明22

22

从周泽楷处离开后,叶修辗转一圈才回到北京,飞机刚落王杰希的电话就追了过来,好像是算准了时间杀过来似的。叶修无奈在电话里被迫听了个大概,盘算着反正没什么得赶回去做的要紧事,干脆直接往拍卖行去了。

王杰希也不藏着掖着,甩手就让人把新收的一套行头亮了出来。那是套有些年头的红团龙蟒,乌纱帽,黑三髯,驸马套翅,翎尾玉带,俨然是身大扮。

叶修赶紧自觉掐了烟:“王总唱得这出什么戏?是要坐宫呢?”

王杰希到是恭敬地给他递了茶,顺口介绍:“民间收来的,解放前的东西,保存得还不错,就是没什么历史。“

“哇!解放前!少说也60年了,一甲子呐,这么厉害你说没历史?“叶修很夸张地驳回了王杰希的评价。

王杰希也是毫不动摇,低眉垂目侧了他一眼:“您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

叶修哼哼了声:“那你要怎样?我又不是行家怎么给你指鹿为马。“

“我不做指鹿为马的事。“王杰希一指在花翎上玩着道,”但唐小姐是行家,据我知道她在京昆曲艺的传承上是一直有不少投入的。“

“叫唐老板。”叶修两手一背,自己找了沙发往里头瘫坐下去,一副要和王杰希好好掰扯掰扯的架势。

王杰希毕恭毕敬地补了句:“抱歉,是唐老板。所以……不知唐老板那边有没有兴趣披上这旧戏衣给我们的公益拍卖造造势呢?“

说到这里王杰希目的已经明确得一塌糊涂,这普普通通的一套旧行头,若是能搭着唐柔的名头风光无限地上回台面,再加上公益两字,成交价保不准就直奔后面加个零的数字去了。而且你还说不出他半点奸商,因为还得划去一半拍卖所得给陈果的基金会用作戏剧教育,这生意无论怎么计算对唐柔都是名利双收。

叶修眯眼打量着王杰希,自己和他——展览和拍卖要真细算起来那怎么都是两个领域的,但偏偏捣腾得都是艺术品市场。艺术品放在现如今这概念可就大了,除了传统的书画古玩,这几年来两人能从喻文州的琉璃吵到周泽楷家的旗袍,现在王杰希又一副你必须得说服唐柔出来为京剧文化传承站台的姿势,至于为什么说服唐柔的事还要算在叶修头上,显然王杰希是已经吃过碗闭门羹才打的叶修电话。

叶修是知道唐柔脾气的,拒绝过一次很难再去劝,这事莫名被王杰希强行摊到自己头上也是相当郁闷,正开口要回绝,却见王杰希不动声色地点开了朋友圈,手指划了两下,就点开了喻文州在腾冲拍下的照片。

“张佳乐这地方不错。”王杰希称赞了句,“文州能知道看来是你介绍的吧?”

叶修撇撇嘴,得,这喻文州装逼也不知道低调点,出卖我啊。

王杰希嘴角微动了下:“周泽楷的事你已经欠我一回,这回又是你,叶神你说你怎么补偿我?”王杰希嘴上说着,手下已经在喻文州发布的那张照片下点个“喜欢”。

叶修心中默默捂脸,完了完了这下全知道了,可嘴上也是绝不肯输半步的。索性朝王杰希一扬下巴:“补什么偿?肉偿要不要?”

“不要。”王杰希毫不犹豫地给认真拒绝了,”不好你这口。“

叶修相当为难地搓手,作势又想去点烟,又怕误伤了拍品,身体与心灵一起挣扎了许久了,才在王杰希大小眼的同时注视下无奈点了头。

“那哥去问问小唐,她愿不愿意我可不能强迫哈。“

“你的话她听。”王杰希自信道。

叶修咬着到底还是没点上的烟摆手笑:“唉哟这么看得起我。”

王杰希笑了笑:“我只是比较了解你。”没等叶修嘲讽,他又接了句:“比如你现在心情其实很差。”

“呵……你知道为什吗?”叶修这时已经走到了门口,听到这话又扭头回来质问。

王杰希想了想,指指他手里皱巴巴的外套:“有比我更麻烦的事在困扰你,而且是私事,所以你才会答应我的请求,至少工作还挺有趣的不是吗?”

叶修无奈点头长舒了口气,“算你厉害。”

“不厉害,你外套哭得太脏了,早点回去洗洗吧。”王杰希摇头道。

TBC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