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swoman

五期萌萌哒

©Anliswoman
Powered by LOFTER

一晃十年

——写给2016年夏天的《盗墓笔记》

这篇文章是去年夏天就想写的,那时候刚在文化广场二刷了盗墓笔记3的话剧云顶天宫。

如果说第一遍看完不过是跟着现场情绪乱激动一把的话,第二遍出来的确有点怅然若失……而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之后投入巡演的工作后,反倒不再有时间好好坐下来书写一篇或许只能感动自己的文字。

不知道最初是不是因为陈奕迅,“每个饭圈都有一篇文叫《十年》”好像就那么开始流行了起来。所以当南派三叔甩出十年梗的时候,作为小花本命,算是眼睁睁看着瓶邪发糖,再之后入了全职高手的坑后,“十年”就像老公一样,每当有人说起,还得反问一句:你说哪个?

可能是因为从没站过男主本命,看盗墓笔记的时候觉得三叔能在有生之年填坑就行,管他写几年,大家都是跟着永远在停刊的富坚和长不大的柯南过来的人,急什么?直到盗墓8本完结的时候,还挺遗憾的,怎么这就结束了?

事实证明,我跟了一个非常能干的作者。

这里肯定有人要说了,“南派三叔还能干?前几年还在神经病院关着呢,出来尽搞了点乱七八糟的网剧游戏,糟蹋自己作品。”

但是你不得不承认,因为他的“乱搞”,我们至今还能看到盗墓笔记在不断焕发着新的生命力,或许网剧有点儿不够精美,或许电影也不如大家想象的帅气,或许游戏玩起来又有点废柴,或许连漫画也在换作者中艰难前进,不过那又怎样呢?盗墓笔记完结这么多年,却永远没结束的感觉,对一个粉丝来说真的太美好了。

今天一定要坐下来写这篇文章,多少因为我的朋友圈,电视圈的朋友在夸老九门数据,电影圈的朋友每天在预热盗墓笔记要上映的消息,舞台圈的则是藏海花首演和云顶天宫巡演交替出现着,没错,这个暑假就是满眼的盗墓笔记,你躲也躲不掉。

一个粉丝的心态和普通观众区别从来很大,站在一个从业者角度来说,盗墓笔记至今的所有衍伸作品都存在着或这或那的严重缺点,电视电影已经不用累述,就连相对好评较高的舞台剧也不是尽善尽美的,但从粉丝角度来讲,我还真的都追了,还看得特别开心,什么坑爹造型烂演技,故事结构更是不care了,这是个我熟悉的故事,他们在那个次元里冒险,老娘喜欢,你管得着?自黑也开心有没有!

别人我不能代表,但就我自己来说,是不愿意真的去骂一部自己喜欢的作品,他不完美,但却是我喜欢的,会恨铁不成钢,但依然会一次次期待,我不知道这种耐心会不会耗完,但是至少现在不会。

“斑驳岁月,一晃十年”话剧云顶天宫中,这是吴邪的主题歌。犹记得谢幕的时候,张起灵从青铜门后走出来,全场如同演唱会现场般的尖叫,就快掀翻剧场的屋顶,伴随着沙哑的哭声,哽咽着喊出的“欢迎回家”……我一直觉得粉丝是一种特别可爱的人,他们单纯而执着地喜欢着这些你们看来虚幻又幼稚的东西,但就像迪士尼的造梦一样,只不过有人倾心着王子公主,而他们心中的童话是吴邪和张起灵。

6月的时候,三叔板着指头发现自己也写书10年了,有人说他不是个称职的作家,他们会说“你看蝴蝶蓝,写完一篇后开新坑才是正经事。“可就像刚才说的,现在的南派三叔也许真的不能算作家,但是他正在努力延续着一个长达十年的美好梦境,尽管有不可否认的商业考量,但是又怎样呢?至少我这个粉丝是愿意一直一直看下去的,除了闷油瓶,吴邪,我还在等着九门的旧事,沙海的未来,藏地上的花谢花开,还有小花,秀秀,王盟,老痒,黑眼镜……所有的名字后面都是溢满的期待。

写到这里,自已也觉得感性过头了,如果将前面的文字总结一句话,可能就是“三叔圈钱我愿意”但是,何必看透?你搂着米奇拍照的时候里面何尝不是一个为了赚钱打工的人。

都说每一种喜欢的心情是基于自己内心渴望的反射,事到如今也不再深究自己是怎么入坑的,三叔编织了最好的梦,愿这一梦不醒不离不散。

十年很长,长到一个普通粉丝足以转变为一个staff,

十年也很短,一晃而过,又见麒麟。

 

END



【邪花】月黑风高夜……咳咳

*好久没写盗笔了,随便码点找找感觉先

小花喜欢高处,在我上面的树丫上靠着,坎肩取了些工具,就跳下树说要去附近看看。我知道他想去巡逻,生怕没提前发现危机陷阱,这十年来,我身边聚集了不少这样忠义的兄弟,我抛了块干粮给他让他带着,抬头发现小花正收起手机。

“没信号?”我问。

小花看了我一眼:“你说,他还会不会还记得我们?”

记不记得又能怎样,难道说发现闷油瓶不记得我们了还要生气地把他关回去吗?更何况,一等十年,我们兴师动众来到长白山的目的又岂止因为一个闷油瓶。一定要说,也许就像之前他们讲的一样,张起灵不过是一个载体,他带出来的那个青铜门背后的东西,才是我们想知道的,他关乎到我们家族,甚至老九...

【现货通贩】盗墓笔记X全职高手/《王妃》解语花VS张佳乐X吴羽策

【现货通贩】盗墓笔记X全职高手/《王妃》解语花VS张佳乐X吴羽策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5579048726&spm=a310v.4.88.1

实物如图,封面触感膜烫金


金色硫酸纸扉页


排版参考


大正面,迷の工艺感谢 @清少  XD


【瓶花瓶】酷爱(end)

 

前几天谁要的黑历史啊哈哈哈~自己拿去替周策看吧2333我社么都不鸡道!

*****


前序 

解语花起来的时候,张起灵还躺在床上,半眯着眼,看着这个男人洗漱整理。

他长得好,脾气好,最主要是,那是他一眼就看上的。

有些人,就是这么有吸引人的气场。

解语花穿着浴袍擦着湿头发从浴室光着脚走出来去开冰箱,一夜的翻云覆雨,这会儿倒还照样很精神——和资料上一样,确实是个从小练功的。 

“我说张sir啊……G4的工作就这么忙,以至于我上个月来时买的牛奶你都没空丢掉?”解语花晃着手里的半罐牛奶,不满又略显无奈的对着还在床上的张起灵道。

这套...

王妃(12)【盗笔/全职 原著向交叉】

解语花VS  张佳乐X吴羽策


12)

玩收藏的都明白一件事,但凡成套成组成系的物件价值往往是其本身的几倍,古董自然更甚。张佳乐一上台就率先亮出了他们从王杰希那里得来的那幅北宋末年的画轴,投影机将发黄的图片倒影放大的白幕上,画中女子挽起的发髻上插着一支碎花步摇,手中抱琴而不弹奏,身姿却是一番翩翩起舞之态,这番景象立即引来台下一阵骚动,就连二楼包厢里的吴羽策见到打出的投影时也颇感意外地皱了下眉。

他之前在张佳乐那儿见过解语花扫描出来的电子版,然而奇怪的是,这幅原本无半点文字落款的画作上,此时却出现了一行潇洒飘逸的题头,洋洋洒洒上书十来个字——『琴有弦不闻羽音乐律,...

王妃(11)【盗墓/全职 双原著交叉】

解语花 VS  张佳乐X吴羽策

老孙上线哇哈哈~好爽


11

消息放出,很快传到各家耳旁,有圈外人要卖琴的消息引来不少好奇围观。不过,既然已经有人抢先传出关于吴羽策沾染女鬼谣言,解语花同样断定,这个始终关注着事件进展的人,一定也在这一众“好奇”的人中。

孙哲平把茶楼定在了自己生日开业,和很多土豪一样,第一天大摆筵席广邀各路宾客,又加之要拍卖古琴的噱头,一时间百花楼也是热闹喧闹人声鼎沸,加之从里到外挂满的红灯笼红绸缎,倒是把这茶楼衬得更像个夜场。张佳乐和吴羽策到的时候,两人愣是还倒回去确认了眼门牌号,才敢走进来。

孙哲平刚招呼了个朋友上楼,转头看见两人都是顶着...

王妃(10)【盗墓/全职 原著向交叉】

 解语花VS  张佳乐X吴羽策


10.

两人赶回西安的路上,张佳乐给孙哲平去了个电话,确定人在北京后,就把大致的情况说了下。孙哲平说行,茶楼下周开张,就当给你们摆个鸿门宴了。

一下飞机张佳乐重新开手机,社交网络上一堆提醒就纷纷涌了进来,尽是虚空副队身染怪疾疑似碰到了坏东西被女鬼索命的造谣。张佳乐心下一沉,这种时候他发现自己竟也没有十足的证据来跳出来说一句“不是”。所有知不知情的职业选手都只能沉默,尽管大多粉丝也是出于关心才转载并希望得到求证,但这根本无法阻止消息的继续蔓延。

当务之急自然是要找到吴羽策本人,了解目前的状况。张佳乐暂时搁下手机,匆匆赶到...

王妃(9)【盗墓/全职 原著向交叉】

解语花VS  张佳乐X吴羽策


三朵四瓣交叠的无露花,张佳乐再熟悉不过,无数个撩人春梦的深夜,他曾拥着褪下衣衫的恋人,亲吻这身生俱来的胎记,吻到那红色的花朵娇艳欲滴,几乎要透出隐隐暗香。

太熟悉了,那花瓣的位置,甚至叠加的角度,就算只是一眼,转瞬即逝的消散,张佳乐也一口咬定,这位千年前的西夏王妃右肩下,压着的是和吴羽策身后一摸一样形状的花瓣。

“这么说来……“解语花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出口,他其实不太信这些鬼神之说,这行干得久了,就会发现,大多的乱力怪神无非都是被一些居心拨测的人利用来掩饰自己的恶行。就比如现在,当张佳乐抬起那女尸右肩的时候,他的注...

王妃(8)【盗墓/全职 双原著交叉】

解语花 VS    张佳乐X吴羽策

(写得我腰酸背痛,错别字什么的肯定很多,不要介意,跳过去……)

8)

张佳乐在银川机场见到解语花的时候,面前人穿着个粉红衬衫,套着休闲西装,皮鞋还是亮堂堂的。反观自己T恤外面套了件登山服,捆在旅行包上的睡袋都还没来得及拆下来,这怎么看都不是同路的。

解语花看到他这全副武装的模样,也是捏着手机笑了出来,给他把包丢到后座,就让快点上车。车是普通的jeep,底盘高坐的还挺舒服,张佳乐坐在副驾驶上乐颠颠地看了圈问:“就我们俩?”

“对啊,你还要几个?五人副本还是十人副本呀?”解语花咧嘴笑。

张佳乐眉头皱了皱:“两个人不危险么...

王妃(7)【盗墓/全职 双原作交叉】

 解语花VS  张佳乐X吴羽策

(不好意思懒了两天……我实在忍不住,还是放轩哥上场了!)

7)

张佳乐平时觉得王杰希还挺绅士的,但凡有妹子在场,他绝不会让女人自己动手开门拉椅子等等,可眼下,眼见着解语花推门把王杰希让进了化妆室,张佳乐当然是明白这老王绝不是来撞个运气认个熟人的,就是揪准了这个cos鬼刻的姑娘就是解语花那大男人一个,才找上门来的。

张佳乐当然也觉得好奇,他们两咋的认识,不过更多的却是盘算着王杰希早不来晚不来现在来,这显然也不是巧合。

解语花见他一脸看八卦的表情,恨不得一起钻进来听听,也是笑,“在北京,干我们这行的,不认识他家那才叫奇怪。”

张佳乐也...

王妃(6)【盗墓/全职 双原著交叉】

解语花VS   张佳乐X吴羽策

(这章自己HC得好爽啊!!!男朋友么么哒~(づ ̄ 3 ̄)づ


6)

双鬼的cospaly show 在一片口哨尖叫中结束,解语花扬起嘴角踩着高跟鞋下台,和一边的“逢山鬼泣”耳语几句,那人摘了面具就离开了,留“鬼刻”偏头看向这边职业选手席,不少大男生都在时不时往“她”身上瞟眼过来,对上眼时还会不好意思地移开目光,解语花也习惯了,对这种事自是无比坦然,再往吴羽策那边看去,却见那小子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一双本就生得凌厉的眼睛,这会儿简直想把他身上挖两洞洞出来。

想来这计划从策划到实施也不过短短两周不到,之前也确实没来得及和吴羽策提过。鬼刻这...

王妃(5)【盗墓/全职 双原作交叉】

解语花vs   张佳乐x吴羽策

(明天不在,今天先更了!)


5)

人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过了四点,天还是黑得一片死寂。都说冬至夜鬼门开,很多老人会熬不过,忙碌的医院灯火通明,一件件白大褂在走廊上匆匆穿梭,张佳乐看得晃眼,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他扯着医生问到底怎么了,但是医生只会说我们尽力。

“检查过了,他所有生理机能都正常,除了没有呼吸。”医生让张佳乐先坐下给他解释,“刚才我们已经试了很多方法,没有丝毫效果。虽然我是个医生,在这里说这话会听起来不负责,但是这位病人的情况确实很像我们平时所说的‘灵魂出窍’。“

“放屁!!!这可是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张佳乐听了显然不高兴,但是转而...

王妃(4)【盗墓/全职 双原著交叉】

 解语花VS  张佳乐X吴羽策

(也算是新年第一更,大家恭喜发财点赞拿来啊~\(≧▽≦)/~)


4)

三人重新坐下,但刚刚打跑一个小喽啰,吴羽策绝不会这么快就忘,再不爱管闲事的人,当周边环境危及到自己和朋友,总不会放任自流。

“你到底是什么人?“吴羽策终究还是问了解语花。

“什么?你们不认识?“张佳乐一口肉夹馍还没咽下去,一下就被惊到了,他认识的吴羽策可不是吃个早饭还能新勾搭上帅哥的人,不过如果帅哥主动勾搭——比如自己这种,可以另当别论。

解语花听闻也是笑了出来,掏出两张名片给对面一人一张递了过去。

 “国家一级演员,小百花艺术团艺术总监,解语花...

王妃(3)【盗笔/全职 双原著交叉】

解语花VS   张佳乐X吴羽策

(今年的除夕我又好好地在更新!大家新年快乐咩~)

3)

贵宾包厢总会有直接通往更衣室的过道,这点解语花没有料错,虚空主场这个场馆设计的似乎还更便捷一些,没两分钟,解语花就摸到了安全出口后头,门另一边吵吵闹闹的,差不多是两队选手准备出场的时候。

待人群散去,便是内场各种的尖叫高呼,解语花拉开一条门缝,瞄见通道里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留几个零星的工作人员,随意找了条证件挂绳往脖子上挂着,大摇大摆地进去了。

解子扬搞来的档案说实话还真的事无巨细都一一在列,包括了吴羽策上场不带手机的习惯和他的手机号码。

解语花摸进虚空更衣室就直接打了一个电...

王妃(2)【盗墓/全职 双原著交叉】

解语花VS  张佳乐X吴羽策

对了因为这篇tag打得太多,大家要追连载的话可以订阅【乐策】tag,因为…………自古乐策我一人QAQ有更新的话only me啊- -


2)

比赛正巧排在国庆假期后几天,加上来西安旅游顺便看场比赛的,粉丝们把虚空主场坐得满满当当,场馆两侧粉丝拉着横幅喊着口号,热闹无比,可偏偏VIP包厢却卖给了两个看热闹的。

解语花就坐在这包厢里,还差人给泡了壶茶,清香四溢。

一边解子扬丢了沓资料给他,“我看了下,九成九的废纸。”

解语花抿了口茶笑道:“剩下那零点一告诉我不就成了,我又没说按多少有用的付你钱。”

解子扬仰头,努了努嘴:“那个鬼刻账...

王妃(完结整理版)【盗笔/全职 双原著向交叉】

解语花VS(张佳乐X吴羽策)


1)

动漫店摆模型的玻璃柜有规律地抖了三下,解子扬抬手绕到后头挑开插销,柜门叽叽嘎嘎转了过去,就看见解语花侧身从里面蹭了出来。

“你他娘的大清早的搞什么?“

解子扬顺手合上暗门,看了眼玻璃里放的各色手办模型,都没摔倒,很好。

解语花拍拍两袖子上蹭的一墙灰,还颇为嫌弃,“我说你这儿怎么都是咱家一个盘口,闲着没事别老看漫画,逢年过节的也给打扫一下好不好。“

解子扬哪会理他,转身去对面的书柜翻下来两本蜡笔小新递过来:“说得你不看一样,哝,新到的。“

“哟,谢啦!“解语花看着一乐,拿了书就往店堂里一张懒人沙发里窝下去,刚翻开第一页,卷帘门外就哐哐哐的被人...

强制剧透你们

原来还有这段…瞬间哭瞎

无名岛:

帮人找沙海里花爷戏份摘抄的链接,强迫症地逼着自己又看了一遍,要被最后一段虐哭惹……(一个人=花,南锣鼓巷的咖啡馆=和花最后一次见面)



    “之后他一直在北京等待着,等待着一个人的死讯。这一天很快就开始到来,暗火开始燃烧,他知道自己无法阻止了。


  一直到现在,吴邪每天晚上都会梦到这最后一次和解雨臣的见面,他早在之前,就和小花全盘透露了自己想法的表面,但那一天是一切的开端。那也是他所谓表面安宁的最后一天。


  是的,只是表面,他并不是不信任这个帮过他无数次的伙伴,他只...

有人帮忙想想后面怎么办吗吗吗!

续前篇  桑吉(15-18)


第十五章 sunya

这印度姑娘眨眨眼,看来她自己也不记得我们俩之间彼此还都不知道姓名这件事,于是笑道:“齐先生给我起过一个中文名字,叫sun ya。”

“孙亚?”我重复了一遍,心说这齐羽倒还好心,没强迫人家跟他姓,只是为何云云百家姓,非让个姑娘姓孙悟空的孙?“孙亚”这个在中国户口簿里满地都是的名字,给一印度姑娘取上还真是显得奇特。我稍微收敛了下自己的吐槽,伸出手算是一次重新的自我介绍:“那孙亚你好,你可以叫我吴邪。”

没想到,这姑娘非但没迎合我的礼数,反倒还退后了两步,微一颔首,抬眼问了一句:“你姓吴?你知道吴三省吗?”

我一愣...

还坑着的花邪,但是我填不下去惹!苦恼%>_<%

桑吉窣堵波的钟声(1-14)


第一章  八哥


我睁开眼的刹那满眼看见的都是各种惊喜期盼的眼神,一个个原本顶在一起的脑袋嗖地四散开去,让出了一片格外晴朗的蓝天,我深吸了口气,呛出喉咙里一片苦涩,止不住又咳了两声,转眼脸上就被噼里啪啦抽了几巴掌,“喂喂喂!小三爷你终于醒了???”

“小花你他妈打我干啥!这是哪儿啊?刚才你在和谁说话?”我一把抓掉小花在我脸上拍得频率极快的爪子,就着他的小细胳膊一拉,从地上坐了起来。

这话刚说完我立刻发现根本不用小花的回答了,四周一圈儿白色制服的哥们,一个个顶着各式各样的肩章,皮肤晒得有些黑,不过能看出还是咱...

献世【盗笔/解语花X解子扬】

你们看我真的是个花痒党……我把黑历史都搬粗来惹,你们信我啊!


【献世】


即使不抵,都要眼闭,
我这种身世,有什么资格
献世

解子扬走出杭州萧山机场,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总是一遍一遍在他的梦魇中,或是不断复制或是瞬间崩塌。
这会儿的天还很蓝,他看了下表,又放下。
他想起来他根本没约人,甚至没有人知道他回国。
行李很少,就几件圆领汗衫塞在背包里。其他的就全是随身的物件了。
三叶草运动鞋,破洞的牛仔裤,不知道准不准的电子表,黑框眼镜,唯一值钱一些的,是妈妈的一串金珠子手链。
不过这种女人的东西,他也不会带,倒是万一有什么意外,可以卖掉筹点钱。

像是习惯,解子扬翻了半天电话簿,终于找到了吴邪的名字。
手机停机再...